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意识形态批判 查看内容

李向东 :怎样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

2019-6-20 08:33|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34| 评论: 0|原作者: 李向东

摘要: 李向东 :怎样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基于各种目的和理解上的偏差也造成了在真假问题上的混乱,怎样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便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 理论问 ...

李向东 :怎样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基于各种目的和理解上的偏差也造成了在真假问题上的混乱,怎样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便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 理论问题。

    一、真的马克思主义提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必须坚持共产国际或者一个中心的领导,假的马克思主义则反对建立共产国际或者一个中心的领导,提倡独立自主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必须建立一个国际性的共产主义组织来领导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革命斗争,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马克 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一文中就公开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他们认为,资产阶级是世界性的,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斗争也必然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 活动场所,“共产主义革命不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同时发生:所以,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 的首要条件之一。”共产主义者同盟和后来的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正是服从于世界革命的任务而组织起来的。 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不仅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理论,而且 付诸实践,建立了第三国际,列宁在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这一理论时指出:“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第一,要求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服从全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的利益;第二,要 求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为推翻国际资本而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1919年11月24日发出的〈〈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的邀请书〉〉中,列宁明确提出:“共产国际要 使所谓国家利益服从世界革命的利益,它要体现各国无产阶级的相互支援”。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共产国际章程〉〉中还宣称;“共产国际的目的在于利用一切可以利 用的手段(包括武装斗争),为建立一个作为完全废除国家的过渡阶段的国际苏维埃而进行斗争”。

    假的马克思主义 认为一个国家的人民取得革命的胜利,固然离不开一定的国际条件和各国人民的支持,但在根本上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能依赖别的国家或者什么国际指挥中心发号 施令。适合本国特点的革命道路只能由本国人民自己来寻找、创造和决定,任何人都无权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他们强调:“各国的事情一定要尊重各国的党和人民,由他们自己去寻找道 路,去探索,不能由别的党充当老子党,去发号施令。”他们还指出:“任何国家的革命道路问题,都要由本国的共产党人自己去思考和解决,”“世界各国共产党应根据自己的特点去发展 马克思主义,我们认为国际共运没有中心,不可能有中心,我们也不赞成搞什么大家庭,独立自主才真正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有一点最重要,就是任何大党、中党、小党都要相互尊重对 方的选择和经验,对别的党,别的国家的事情不应该随便指手画脚,所以,我们反对老子党,这一点我们是反对得对了,我们也不赞成有什么中心。”

    二、真的马克思主义提倡建立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社会,假的马克思主义则提倡一国独立的社会主义或者多样性的社会主义社会

    从共产主义的基本形态或特征上讲,真的马克思主义是提倡实现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还有人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要取消祖国,取消民族 。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还强调: “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 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分隔和对立日益消失。无产阶级的统治将使它们更快地消失。” 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共产主义革命将会首先在发达国家获得胜利,能后还会在全世界 所有落后的国家获得胜利,当全世界共产主义革命实现以后,他认为,就可以“取消国家”从此人类社会将过渡到,“自由人联合体”的社会,马克思所说的,“自由人联合体”的最高级的 共产主义社会,就是“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列宁也是和马克思一样都是倡导实现“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的。十月革命胜利后,由列宁创立的“第三国际”就是这一理论的重要体现。列 宁在创立第三共产国际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就明确指出:“世界共产主义必须建立一个共同的战斗组织,使各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利益服从世界革命的共同利益”。列宁在这次大会的闭幕词中 还宣布,“国际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已为期不远了”,很明显,列宁所创立的第三国际即建立国际苏维埃共和国就是为了将来实现世界统一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而建立起来。在第 二次共产国际代表大会通过的〈〈共产国际章程〉〉中宣称:“共产国际的目的在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包括武装斗争),为建立一个作为完全废除国家的过渡阶段的国际苏维埃共和国 而进行斗争”。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更明显地看出,列宁是倡导实现“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的,只不过他把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称为“国际苏维埃共和国”而已。

    列宁在论述共产国际的任务即作用时还曾指出:“共产国际在这方面的任务,是进一步地发展,研究以及用经验来检查在苏维埃制度和苏维埃运动基础上所产生的这些新的联邦制。既然 承认联邦制是走向完全统一的过渡形式,那就必须力求达到愈来愈紧密的联邦制同盟,第一,因为没有各苏维埃共和国最紧密的联盟,便不能捍卫被军事方面无比强大的世界帝国主义列强所 包围的各苏维埃共和国的生存;第二,因为各苏维埃共和国之间必须有一个紧密的经济联盟,否则便不能恢复被破坏的生产力,便不能保证劳动者的福利;第三,因为估计到,建立统一的, 由各国无产阶级按总计划调整的完整的世界经济的趋势,这种趋势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已经十分明显地表现出来,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必然会继续发展而臻于完善”。(《列宁选集》,第4卷,第 291页)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更明显的看出, 按照列宁当时的设想应该是这样的: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在共产国际组织的领导下,通过武装斗争,消灭一切国家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当全世界无产阶级胜利后,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在共产国际组织的领导下,宣布取消一切国家,最后实现共产国际的高度集中的统一的统治。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世界统一”的 社会主义。

   然而,列宁逝世后,斯大林背离了马克思列宁所提倡的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提出了所谓的“一国能够建成社会主义社会”的理论。所以人们又把一国社会主义模式称之为“斯大林模式”。 在1943年斯大林又擅自解散了共产国际 。

    不可否定,斯大林提出“一国能够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对于巩固和保卫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功不可没,取得过令人瞩目的成就:建立了国有制为中心的生产关系体制,消灭了资本主义 制度,带有开创性;保证了苏联工业在20世纪30年代的高速发展,仅仅用12年时间就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花了50年到100年时间才完成的工业化任务,显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法西斯德国 反动军事的打击面前,保卫和巩固了苏维埃政权,培养了一大批党政领导干部等等。可以说,斯大林 提出一国能够建成社会主义是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思想基础的产物,在一定范围、一定历史 阶段具有历史进步性,而且它也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一般原则。但是,斯大林提出一国能够建成社会主义理论为以后世界建立独立的“一国社会主义”和多样性的社会主义理论埋下了祸根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和战后,欧亚十几个国家相继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实践从一国发展到多国。各国共产党在“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等理论问题的认识 和理解上并不清楚,加之东西方冷战逐渐拉开帷幕,于是它们紧密地团结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内,把苏联形成的具体体制奉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榜样,学习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之路。 但是,在这一历史时期,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一个站起来反对斯大林提出一国能够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提倡恢复马克思主义提出的建立世界统一的社会主义。

    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世界中率先摆脱苏联模式、开始提倡独立的社会主义发展之路的国家。南共领导人铁托指出,建设社会主义不能遵循一个刻板的模式,各个国家应该根据自身的条件 采取不同的方式建设社会主义。于是,南共谋求发展异于苏联模式的新制度,提出并实践了社会主义自治理论和制度。

    其他东欧国家的也或多或少地涉及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独立性和自主性问题。1956年波匈事件后,在波兰统一工人党召开的二届八中全会上,党中央第一书记哥穆尔卡对“波兰道路”进 行了探索和阐述。他指出,社会主义道路可以是多样化的,可能是在苏联出现的那种形式,也可以是人们在南斯拉夫看到的那种形式,更可以通过其他形式。此后,匈牙利也提出了要开拓自 己特色的“匈牙利道路”,1969年卡达尔还在莫斯科会议上公开提出,今后各国社会主义建设在道路和方式上将呈现出更大的多样化。除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外,20世纪60、70年代以后, 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共产党人在领导本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提出应该遵循一种独立的道路。以意共、法共、西共为首的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在70年代中后期 开始了抛弃苏联社会主义之路,形成了名噪一时的“欧洲共产主义”思潮,奉行有别于苏联模式的、“在民主、自由中走向社会主义”的新主张。其中,长期满足于参照苏联模式、与苏联共 产党保持了几十年亲密关系的、被西方称之为“亲苏”党之一的法国共产党,也逐渐开始了的独立发展之路。1964年,法共提出了社会主义的“多样性”问题。1979年法共二十三大明确提出 社会主义没有“模式”,强调在一个欧洲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历来要有一个独特和新颖的创造。1982年法共二十四大进一步地强调,不能把一种模式生搬硬套到法国来,也不能创造一种社会主 义“模式”或“反模式”,而要根据法国的实际情况、矛盾和法国社会本身的条件建设法国式的社会主义。可以这样说,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统一的社会 主义造成的,而是独立的一国的社会主义和多样性的社会主义导致的。

    三、真的马克思主义提倡暴力革命,假的马克思主义则提倡和平过渡

    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向肯定暴力革命的必要性,颂扬暴力革命的伟大历史作用,在《共产党宣言》一文中他们就论述了无产阶级用暴力革命手段的必要性,他们说道:“无产阶级必须消灭 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由或公开的或隐蔽的国内战争,必须或早或迟转变为公开的革命,一句话,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在总结了巴黎公社的革命经验以后,马克思,恩 格斯又进一步指出:“必须用暴力革命彻底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无产阶级才能争得自己的解放”。 列宁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暴力革命的理论,他在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中 ,猛烈抨击了伯恩施坦和考茨基之流对马克思、恩格斯这个光辉思想的歪曲。根据欧洲革命,特别是俄国革命的经验,他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国家(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不 能通过"自行消亡",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通过暴力革命。“不用暴力摧毁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用新机器代替它,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可能的”。 无产阶级革命之所以必须依靠暴力革命夺取 政权的根本原因在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本身就是一种暴力。“特别是帝国主义时代,银行资本时代,大资本主义垄断时代,垄断资本主义转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时代表明,无论在君主 制的国家或最自由的共和制国家,由于要对无产阶级加强镇压,"国家机器"就大大加强起来,它的官吏机关和军事机关也就空前地扩大了”。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绝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 台。他们强化军事官僚机器的目的是用来对付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反抗。事实证明,当无产阶级起来斗争时,资产阶级便用反革命暴力进行疯狂的血腥镇压。正如列宁深刻指出的那样 ,“反动阶级总是自己首先使用暴力,发动内战,"把刺刀提到日程上来”。因此,无产阶级如果不使用革命暴力,就不可能消灭反革命暴力,就不可能摧毁旧的国家机器,更谈不上建立无产 阶级自己的政权。

    假的马克思主义反对暴力革命,提倡和平过渡。最早提出资本主义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个问题的是英国共产党,他们认为,在资本主义比较发达,资产阶级民主比较发达 的国家。特别是英国,有可能通过议会斗争取得政权,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后来这个观点在欧洲各国党内流行起来,特别是意大利党,他们认为完全可以和平过渡,这个观点后来被大多数民 族独立的社会主义倡导者所接受。他们认为:由于世界舞台的根本变化,在各个国家和民族向社会主义过渡越来越多样化,而且这些形式的实现,不一定在任可情况下都要同内战连在一起, 我们把暴力和内战看成是社会主义改造的唯一途径,这是不符合事实的。虽然统治阶级不愿自动交出政权,但是在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斗争取决于剥削者的抵抗程度,取决于剥削者自己是否 使用暴力,他们更加强调利用资产阶级的议会民主,知识份子和一切爱国力量团结到自己的周围,并且给那些不能够放弃同资本家和地主妥协的政策的机会主义份子以坚决的打击,就有可能 击败反动的反人民的势力,取得议会中的稳定的多数,并且使议会从资产阶级民主的机构变成真正代表人民意志的工具。

    列宁反复强调,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社会代替资本主义社会,不能通过“自行消亡”,根据一般规律,只有通过暴力革命,必须不断地教育群众这样认识而且正是这样来认识暴力革命 ,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全部学说的基础。无产阶级政党对待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必须从阶级斗争的观点出发,从革命的观点出发,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 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使用枪杆子才有可能改造。因此,承认不承认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 的普遍规律,这是真的马克思主义同所有的假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水岭。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