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意识形态批判 查看内容

郭松民 | 评话剧《家长会》:触摸焦灼

2019-6-26 03:13|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20| 评论: 0|原作者: 郭松民 编 辑:南方|来自: 郭松民影评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摘要: 郭松民 | 评话剧《家长会》:触摸焦灼“高考,还能够改变命运吗?”01—文艺作品,尤其是电影、戏剧、小说、电影等,是我们认识历史与现实,思考社会和人生的一种方式。如果承认这一点的话,我们就不能不承认,在当 ...

郭松民 | 评话剧《家长会》:触摸焦灼

 

“高考,还能够改变命运吗?”

 

01

 

文艺作品,尤其是电影、戏剧、小说、电影等,是我们认识历史与现实,思考社会和人生的一种方式。 

如果承认这一点的话,我们就不能不承认,在当下的中国,相对于全社会对教育,尤其是对中学教育近乎病态的极度关心来说,这方面的作品实在太少了。 

前两年,倒是有人拍了几部青春片,但这些青春片,除了早恋、畸恋、多角恋之外,其实已经和青春无关,当然也和教育无关了。

 

02

 

但是昨天,在中国国家话剧院看了“第五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上演出的小剧场话剧《家长会》,却令我眼睛一亮。 

这场由林蔚然、王人凡编剧,郭蔡雪导演,武汉市艺术学校演出的话剧,触摸到了令许多人感到焦灼但无从把握的中学生教育问题。 

全剧由家长会引出英语试卷被偷事件,围绕刘学、邱秋、韩可杰、方毅辉这四名高中生的学习生活展开剧情。一番闹剧般的调查之后,刘学的父亲、学校清洁工刘满仓承认是自己为了要“帮儿子做点什么”,趁打扫卫生的机会进入英语教研室偷出试卷放进了儿子的书包。

 

03

刘学虽然出场的机会并不多,但却是《家长会》的“主角”,因为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着他策划偷英语试卷,并且把“偷”到的英语试卷“分享”给其他同学而展开的。 

刘学家境贫寒,但品学兼优,担任校学生会主席。他的父亲是学校清洁工,但他出于虚荣,却对同学们吹牛说父母都在国外做生意。他之所以要偷一张英语试卷,是因为如果他这次考试能够取得好成绩,他将获得保送上大学的资格。

04

 

《家长会》虽然极度克制批判当下教育制度与教育理念的冲动,但刘学的命运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高考制度已经演变成了新科举制度。刘学和《儒林外史》中的范进一样,都把“中举”(对刘学来说就是“保送”)当成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家长会》还触及了当今的社会分化对孩子命运的影响。 

刘学由于家庭出身的缘故,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个人奋斗,所以和同学们相比,他显得深沉、成熟、老练,他不仅利用对他言听计从的好朋友方毅辉,也利用对他有朦胧爱情的女同学邱秋,目的就是要偷一张英语试卷。 

韩可杰的母亲米粒是一个官员。她是一位精明强干,非常强势的母亲,韩可杰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米粒是那种弗洛伊德意义意义的“恶魔母亲”,在潜意识里,因为害怕失去儿子而不允许儿子长大。慑于她强大的掌控能力,韩可杰索性自暴自弃,沉溺在电子游戏里,不愿意主动做任何事情,一切都等待母亲来安排。 

米粒是《家长会》中塑造的最成功的形象,演出了一个官员的道貌岸然、专横与虚伪。比如,当她觉得教导主任怀疑韩可杰可能是偷试卷的人时,就暗示说“我还知道你们学校改建教学楼非常缺乏经费,而我和你们局长正是好朋友。” 

邱秋的父亲邱星弛是一个发了财的小老板,早早为女儿安排了出国留学的前程;而方毅辉的父亲方亮,则是一个开“网约车”为生的小市民,油滑、世故,对孩子也没有什么要求,方毅辉也胸无大志,满足于毕业后过一种平凡的安稳日子。

05

《家长会》虽然有不少优点,但剧本总的来说还是单薄了一点,有不少“裂隙”,这影响了作品的感染力。 

“偷试卷”是全部剧情的核心,但刘学为什么产生偷试卷的强烈冲动,却并没有足够的交代与铺垫。 

如果按照剧情交代的那样,刘学胸有大志,一定要出人头地,那他绝对不会轻易做出偷试卷的决定,更不会用一种近乎大鸣大放的方式连续动员几个同学偷试卷。 

要知道,“偷试卷”是一个极严重的行为,仅仅是“刘学要偷试卷”的消息被张扬出去,就足以毁掉他的全部努力。 

所以,一定是刘学遇到了极不公平的遭遇之后(比如原本属于他的保送名额被校长外甥夺去了),他才有可能 “偷试卷”,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按照正常的规则竞争已经失去意义,“偷试卷”反而是合理的。

06

 

另一个“裂隙”是,在剧中,刘学的性格克制机敏、一丝不苟、深不可测,一下子就令人联想到《红与黑》中著名的于连·索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