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工农之声 查看内容

我在中美兩國當工人的不同感受 ——陽和平在中國工人研究網“老工人懷念毛主席”報告 ...

2019-7-11 10:39|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51| 评论: 0|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我在中美兩國當工人的不同感受 ——陽和平在中國工人研究網“老工人懷念毛主席”報告會上的發言陽和平簡介:陽和平,是1947年就來到延安參加中國革命的美國專家寒春、陽早的長子。他生於中國,長於中國,他的名字“ ...
我在中美兩國當工人的不同感受 ——陽和平在中國工人研究網“老工人懷念毛主席”報告會上的發言


陽和平簡介:陽和平,是1947年就來到延安參加中國革命的美國專家寒春、陽早的長子。他生於中國,長於中國,他的名字“和平”就是宋慶齡給起的。68年初中畢業後曾在北京光華木材廠當過五年工人,74年去了美國,在美國繼續當工人。八十年代開始半工半讀上大學,直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幾家大學任教數年,於2007年“海歸”到北京的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任教至今。

————————————————————————————————————————————-

我今天講講個人的經歷。我是生在中國,長在中國;北京生西安長的,我也是西安人(用陝西方言)。今天就講講我在中國毛澤東時代當工人和以後在美國當工人的對比。為什麼這個對比有意思呢?我想想,好多的中國工人是被“溫水煮青蛙”了,等到他沒有社會地位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太晚了。我是在中國毛澤東時代當工人當了五年,到美國馬上就沒有主人翁地位了(眾笑)。這個感覺是非常明顯的,簡直是天壤之別。

我是1968年初中畢業的,分配到工廠,北京的光華木材廠,當時你要問我在中國當工人是什麼感覺,我還真是沒法說清楚。因為沒有對比,感受不深,就像讓魚去描述水,它真是不知道除了水還有什麼世界。在毛澤東時代當工人,他以為當工人就那麼回事兒,我到美國去當工人才發現,還真是不一樣。怎麼不一樣呢?一言難盡。你在美國、在資本家那裏當工人,你怕老闆。

八十年代中國有一種說法,叫“大鍋飯,養懶漢!”可是我是到了美國以後才學會“偷懶”的(眾笑)。在毛澤東時代,我們不會偷懶,為什麼?為什麼毛澤東時代的工人那麼 “傻”?不是真的傻,我們其實很清楚,我們的勞動目的不是為資本家賺錢的。工人階級其實有一個本能的勤勞、勇敢的特色。那些貪圖享受,那些認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人,那種右派的資產階級思想家,他們是以己度人的。真正的工人,他們對自己的勞動是有成就感的,有一種我創造出的東西,我對這個東西是有感情的。

我在光華木材廠當工人的時候,就是個普通工人,先是用熱軋機製造塑膠貼面板,以後調到膠合板車間。那時候吃飯在食堂,住在宿舍裏,有學習。七十年代我們學馬列,所以我這個根底兒是那時候打的。當時工人在一起吃住,在一塊兒勞動。我到了美國去以後,老是想家,想的不光是我的父母,還想著光華的工人,夢裏都想著他們。

到美國我先是在韓丁的農場幹了一年,以後到費城附近的工廠打工,當過影印機修理工、商場計費器修理工,後來多次失業。

頭一次失業,我以為是天塌下來了。在中國有生活保障,有安全感,沒有經歷過資本主義的考驗,中國人到那兒去真不適應。一失業,我說:我做什麼做得不好,你幹嗎不要我了,我做什麼錯事了,你憑什麼把我給解雇了?(眾笑)後來失業次數多了就油了,失業嘛就是逼著你放假罷了。

有一次失業的時候,在報紙上看到一家鋼鐵廠登廣告招收電工,我就去應聘了。文化革命的時候我沒事就鼓弄電,做馬達什麼的,我有一些電的知識。應聘的時候我就說自己是電工,他在美國也沒有辦法查。他就給我一個馬達和一個啟動器讓我接起來,我接起來了,他就雇傭我了。

頭一天上班,工頭派活兒,工人們都在一塊兒幹活,我就把中國工人幹活兒的勁頭拿出來了,工頭話還沒有說完呢,我就把扳手拿起來幹活去了。當時沒人說什麼,工頭一出去,一個工人抓住我說:“你幹什麼呢?!”我說:“修馬達啊!”他說:“你傻瓜呀,修好了你就失業了!”也是啊,所以我在美國才學會了,當工人必須會作秀:幹得很歡,不出活兒,這才叫偷懶。(眾笑、鼓掌)

毛澤東時代的工人真是不會偷懶,真不會偷懶兒。這不是說工廠裏沒有一個偷懶的,我們班裏就有一個,大家叫他賴包,就是賴包兒。他是除了本份工作以外,什麼也不幫別人的。其他的工人,我這邊活兒幹完了,你那邊還忙,我去幫你一把,幹完了我們一塊兒休息一會兒。

那時候,毛澤東時代的工人,不怕幹部到車間來的。你幹部來,比如廠長來了,大家就會說:“喲,好長時間不見你了,你是不是脫離群眾了?”對吧?你現在活幹完了看報紙呢,那不是說廠長來了工人就害怕。因為活是一批一批的。我們做這個塑膠貼面板,或者做膠合板,膠合好了然後放到熱壓器裏熱壓,需要等五到十分鐘時間,這時候廠長來,你該看報紙看報紙,該喝茶喝茶,該聊天聊天,他來不來無所謂的,他不能開除你,對吧?工人那時候不怕幹部,倒是幹部怕工人,怕工人貼大字報。(眾笑)

我到美國當工人就完全不一樣了,工頭來了你必須是幹活的,你不幹活就要走人哪。管理人員掌握著你的工作權利,那是很大的權力。

所以你想想,在毛澤東時代,靠什麼把工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當官的、幹部沒有解雇你的權力,沒有扣你工資的權力,那老百姓、工人為什麼辛辛苦苦幹活呢?憑的是什麼?現在的人對這些覺得是不可思議的。

在資本主義社會當工人,要是工廠幹部不在,那活兒馬上就停下來了,對吧?(眾笑、鼓掌)資本主義條件下是胡蘿蔔加大棒,一方面給你獎金,刺激你,不行就把你開除了,那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

但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工人也不是好欺負的,他們也在鬥爭中慢慢學會了對付資本家,學偷懶。學會對付資本家是挺有藝術的,我可以講幾個具體的例子,看看工人怎麼對付資本家。最有效的是工人組織工會,不是黃色工會,是工人自己的工會,這是很主要的。但是平常幹活時的小鬥爭也是不斷的。

我在一個車輛廠工作了7、8年。有一次接到一筆訂單,要製作上百輛車輛,就像地鐵車輛那樣。我那時候當電工,專門在車底下裝那種很粗的電纜。頭十輛車我們按照圖紙學著怎麼裝這個電纜,學會了,從第十輛車開始,就要計時了。專門有一個人拿著個本子和碼錶,盯著你的一舉一動,把時間記下來,這是非常“科學”的呀!跟我一起幹活的一個高個子黑人非常有經驗,他對我說:“今天,平常你熟悉的今天我幹,平常我熟悉的今天你幹;平常你是左撇子,今天是右撇子,平常你是右撇子,今天是左撇子;平常用氣動工具的,今天用手動工具。”(眾笑、鼓掌)

這還不夠,固定電纜的螺絲帽是帶自動鎖的,帽上有個塑膠圈,所以你擰這個螺絲帽的時候,你必須固定螺絲,否則它會來回轉,你轉一輩子也擰不緊。平常這種螺絲只要十圈就能固定好的螺絲,今天想辦法給它轉二十圈。由於固定螺母有上下兩個扳子,但你看得見上面看不到底下,上面的扳手不停地轉,轉二十轉,下面扣螺母的扳手一會兒上來,一會兒下去,只讓它扣住十次,必須保證每一個二十轉,不能有一個是十五轉,因為有一個十五轉,工廠方面就按這個計算了,還不能露餡。

而且我們還得看上去是全身的投入到裏邊。那時候八月份天特別熱,我們頭上系著紙巾,否則汗都流到眼睛裏邊去了,穿的T恤衫濕透了,我們倆作秀,表演得非常好。然後經過好幾天,活差不多幹完了,他一統計,說是三十多小時,我們松了一口氣。以後越幹越熟,一年以後,我一個人五小時就能幹完了,還報三十多個小時,為什麼?那時候我半工半讀上大學呢,我的數學微積分的作業全在廁所裏邊寫的,所以騰不出時間我怎麼辦?

這個勞資關係,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如果相互間是敵對的,就像貓和老鼠似的,你有你的辦法,人家有人家的辦法,中國有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工人有對策,當然最主要的對策還是通過工會——工人自己的組織,通過這樣的辦法,和資本家鬥爭。

到美國後我經常回中國來,每次回來都到工廠去一趟。1977年回來時因為想家,除了想父母,我還跑到光華木材廠當工人,一去就是幾個月,重新體驗過去當工人的感受(動情落淚)。這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回到美國後重新到美國工廠體驗,為什麼會到中國老想著回到老工廠和老工人共同再生活一段時間?那時候當工人確實是一個同志間的關係;在美國當工人,工人之間有感情,但是跟這個公司沒有感情,你所記憶的是老闆怎麼樣監督你,老是一個敵對關係。

北京光華木材廠現在沒了,我覺得特別可惜,當年在美國打工的工廠也破產沒了,我也覺得可惜,但是對那種工作環境,我一點也不懷念。為什麼我老懷念在光華當工人的生活呢?我經常去看他們,現在好多光華的工人還住在垂楊柳那塊兒呢。這裏,就是說當家作主的工人階級和打工的工人就是不一樣,我那時候在中國毛澤東時代當工人,是一個工作,現在當工人,是打工,打工和工作,性質完全不一樣,一個是當家作主的,一個是被奴役的。(鼓掌)

……

為什麼今天的工人階級到了這一步了,這個講起來就深了,複雜了,我不能直接講,我就間接講一講。間接講什麼呢?我這人小時候特別調皮,調皮到什麼程度呢?我在西安草灘農場長大,在我三四歲的時候,夏天收麥子的時候把麥秸堆了很多,我拿個笤帚把麥秸掃到一塊兒,點火!就在大麥秸堆旁邊點火,那可危險了。我很喜歡看那個火苗,覺得特別好看。我爸爸一看,他從牛場那邊出來,跳過欄杆,把火踩死,抓起我回到家裏,狠狠地打我的屁股,我記得好幾天不省人事似的。我怕他,但還是喜歡玩火,只是在他不在的時候玩。

最後一次玩火是在1965年“四清”的時候,那時候農場和村裏之間有條河,是怕口蹄疫病傳播,所以讓我們這些青年人去維護農場,不讓農村的牛車馬車來到農場,怕傳染口蹄疫病。我在那裏沒事幹,車輛不是很多,我又點火去了。當時是11月份,地上很多草葉子,雜草很多,火一點起來就越來越大,看著挺好玩。但旁邊就是村莊,就是我們住的地方,突然擔心起火要燒到那邊村莊怎麼辦,害怕了,就把衣服脫下來打火,終於給把火撲滅了,我從那以後再也不敢玩火了。(眾笑)

工人階級也是一樣。你給他講:“你不關心國家大事,你總有一天會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我們當時不聽啊,就像我爸爸打我屁股我也不聽一樣。(眾笑、鼓掌)人必須經過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才能得到真理的,光聽一面的正面教育這還不夠。(鼓掌)有時我對此有些悲觀,人們為什麼非要經過第二遍呢?要有反面教員呢?我們有很多這樣的反面教員,我們得感謝他們。工人階級有了正反兩方面的體驗,咱們才會想想,建設社會主義的時候,怎樣才能防止“自己的房子”被資本家佔有了。不能光建房子,還得想辦法防止“房子”被資本家佔領了,這是很重要的東西。(熱烈鼓掌)

謝謝大家!

2009年12月27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