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经专栏 查看内容

陈信行 : 帝国主义不只是一种风格

2019-7-13 10:10|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8| 评论: 0|原作者: 陈信行

摘要: 陈信行 : 帝国主义不只是一种风格还记得“后现代”时代吗﹖ 仅仅几年前﹐在冷战甫结束的迷乱氛围之中﹐全球各地的知识文化圈纷纷宣布百余年来的政治话语过时了﹕社会主义对抗资本主义﹑民主对抗强权﹑民族解放对抗帝 ...
陈信行  :  帝国主义不只是一种风格

还记得“后现代”时代吗﹖ 仅仅几年前﹐在冷战甫结束的迷乱氛围之中﹐全球各地的知识文化圈纷纷宣布百余年来的政治话语过时了﹕社会主义对抗资本主义﹑民主对抗强权﹑民族解放对抗帝国主义﹐这些曾经召唤起无尽热情的论述﹐据说都已过时了﹐因为国界已消融﹑革命已老死﹑民主已成老调﹐而资本主义无远弗届的全面胜利使我们不再能够适切地对其分析批判﹐只能或惊叹或忧闷地臣服。 如果要说911事件后美国布希政权的屠戮征伐有什么正面效果﹐恐怕就是让全球人民重新认识那些据说已经过时的政治论述﹐恐怕只是未完成的任务。

帝国主义论没有过时﹐依然合乎时宜

世纪之交以来﹐美国发生的一连串戏剧性的发展﹐让即使最温吞的自由派都看不下去。 首先﹐号称两百年基业的民主选举制度﹐竟然让人靠着朋党营私违法窜夺﹔僭主小布希上台之后﹐开始废除一连串从环保到武器管制等改革性的国际条约与国内法制﹔过没多久﹐内阁高官与正副总统本人纷纷被暴露出牵扯在各种美其名为“公司治理问题”的巨额诈欺案中﹔911事件发生之后﹐布希政权逐步抛弃一切国际法上的正义外衣﹐侵略阿富汗与伊拉克﹔现在﹐这个当年以反殖民立国的国家军事占领统治着殖民地伊拉克﹐而几个月前发动战争的理由﹐现在被发现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若非抱着或权谋﹑或怯懦﹑或犬儒的心态而甘于依附强权﹐或是无可救药地天真到相信布希政权的说词﹐绝大多数人在过去这几个月来是能够分辨是非的。 侵略战争是错的﹐这是帝国主义﹗ 从宗教领袖到常民百姓﹑从布希的家乡德州到向来亲美的台北﹐千万人上街游行谴责侵略战争。 “帝国主义”这个名词再次恢复了家喻户晓的地位。 连美国大资本喉舌《华尔街日报》现在也习惯了使用这个几年前还是禁忌的字眼﹐只不过它并不反对帝国主义。

谴责帝国主义是一回事﹐但是﹐到底这些在几年前看来还不可思议的发展是怎么回事﹖

永远乐观的自由主义者喜欢这么想﹕帝国主义是一种品味低劣的行事风格﹐它粗暴地践踏殖民地人民的人权与尊严﹐但是它的出现纯属意外﹐是窜位的布希政权中一小撮无耻的新保守主义挟持了美国﹙及其帮手英国﹚政府的结果﹐使得原本应该增进全球人民福祉的全球化进程遭到了挫败。

这种说法有其道理。 的确﹐当今美﹑英政府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以其本国的政治体制与传统来衡量﹐或许现在正处在历史新低点。 但是﹐我们应该追问的是﹐换人来做就会不一样吗﹖ 换句话说﹐帝国主义只是一种风格﹐还是有其不得不然的政治经济结构﹖ 反战﹐只是反对帝国宰制的粗暴一面﹐还是反对一个更大的压迫体制﹖

帝国主义不只是一种行事风格﹐而是资本主义在垄断资本为主的时代中几近必然的一种解决其危机的策略。 这是霍布森﹑列宁﹑卢森堡﹑考斯基等人在上一次世纪之交时透过激烈的辩论提出的一个深具洞见的命题。 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的剥削机制必然导致生产过剩﹑需求不足﹑利润率趋于下降等积累危机趋势﹐而随着金融资本的兴起与垄断化﹐这个趋势不再只能由周期性的商业危机来随机地解决﹐而常常由国家主导的对外扩张市场﹑输出资本等手段来寻求缓和的机会。 从新市场得来的超额利润缓和了国内的阶级矛盾。 这种策略造成十九世纪末的帝国主义瓜分全球势力范围﹐也导致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 这个说法过时了吗﹖

要严谨地检验上述命题的适用与否﹐当然需要更深入的探讨。 我再只能就一些迹象来建议﹕这种观点依然迫切合时。

美国的经济体系危机四伏

经济危机在二十世纪末与十九世纪末一样﹐仍然是全球风貌的一个醒目特征。 1997年从东亚金融危机爆发开始的全球性危机根源于生产过剩﹐这是愈来愈难忽视的事实。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危机只在东南亚﹑韩国﹑日本等前一个阶段经历了外销导向投资剧烈膨胀的地区出现。 后来延烧到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等背负巨额债务的国家。 当时兴旺的美国衍生性金融商品以及网路资讯科技投机还被认为是不错的资本避风港。 欧元的兴起也曾被认为是新希望。 六年过去了﹐危机依旧。 G7国家的产能利用率从2001年的78%落到2002年的75%。 在美国国内﹐2002年的产能利用率仅73.8%。 经济萧条对美国人民造成的具体影响可能远比官方统计的6.5%失业率﹙或11.0%﹐若加上低度就业﹑边缘就业型态等等﹚所显示的更严重。 根据2002年12月全美市长会议﹙US Congress of Mayors,December 2002﹚的报告﹐去年一年中﹐寻求紧急食物援助的市民增加了19%﹐调查中的每一个城市都有增加﹔而寻求紧急收容援助的市民同样也增加了19%﹐在调查中的88%的城市有增加。 美国若非处于今日的独霸地位﹐其经济情势很难避免导致愈来愈尖锐的国内阶级矛盾。

当前的帝国主义世界经济与二十世纪初最明显的不同﹐就是美国一个国家的独霸。 二次大战结束以来﹐美国在资本主义阵营内的独霸地位就能够使得它长年维持高额的进出口赤字﹐进口远高于出口的商品与劳务。 2002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就高达$4350亿美元﹐比前一年高出$770亿美元。 长期失衡的贸易支撑了美国的东亚贸易伙伴近年来的成长﹐到今年五月为止包括台湾在内的东亚国家外汇存底﹙主要来自长期对美贸易的盈余﹚已经从1995年的5千亿美元上升到13兆美元。 大量廉价的消费品与各种资源流到美国市场缓解了该国国内的阶级分化与阶级矛盾﹐正如同19世纪末殖民主义经济体系对西欧帝国主义国家所起的作用。

然而﹐这种失衡的状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在90年代﹐美国国际收支经常帐的赤字主要是靠着大量流入美国股票及衍生性金融商品市场﹑企业并购﹑房地产等等的投资来抵销。 2001年网路股市泡沫破碎后﹐这些流入的资金主要投资在短期债券上。 根据Business Week Online(3/18/2002)的报导﹐2001年美国经常帐赤字中高达97%是由外国人投资公债之外的其他美国债券来抵销。 与往年的模式不同的是﹐股票房地产一旦崩盘﹐投资者得愿赌服输﹐这些债券却很快就会面临付息的压力。 这使得目前的美国的经济形势更显脆弱。 而这种脆弱的状况随时可能会由于某种投资人的信心崩溃而受到巨大的压力﹐使得这个占当前世界经济25%的经济体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药库。

美国的侵略战争源于垄断资本的体制

面对这种经济难题﹐美国当权派的作法是什么﹖ 为富人减税﹑为投机事业护航﹑增加军事开支⋯⋯。 布希政府的一系列作法几乎毫无例外地不寻求缓和结构性危机﹐而是试图让大企业在崩盘之前能捞多少就捞多少。 整个危机四伏的美国经济体系﹐以及依靠着美国市场的世界经济体系﹐要保持悬而不坠﹐在布希政府的盘算中﹐只有依靠强权。 掠夺伊拉克的油源﹑借着控制阿富汗与伊拉克控制里海与波斯湾油藏﹑对联合国等各种多边协商的国际机构嗤之以鼻﹐这种种行径不只是无理性的蛮横﹐而是向全世界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垄断资本的竞争者宣告﹕霸主在此﹑逆我者亡﹗

如果时光倒流两三年﹐在美国开始这一系列强横的侵略之前﹐或许我们可以试问﹕美国霸权的维系难道不能靠一些更和平﹑更文明的办法﹖ 难道美国的意识型态霸权及其主宰的市场经济不是早已深入到全球的每个角落﹖ 为什么霸主不“持盈保泰”﹐非得动刀动枪不可﹖

这些问题现在都已经是纯粹假设性的。 从布希上台开始﹐或许更早﹐从90年代末以“反全球化”为名的全球反体制运动联盟逐步登上舞台开始﹐美国为首的全球垄断资本的意识型态迷障就愈来愈不灵光。 侵略伊拉克的战争更使得美国当权派除了强权之外几乎一无所恃。 往年用以凝聚国内支持的民主机制早已被布希政权踩在脚下﹔“大量毁灭性武器”的情报骗局被揭穿之后﹐布希与布莱尔尔两个政府现在连基本的诚信都谈不上﹔联合国与国际法体系被美﹑英两国践踏抛弃之后﹐靠着多边协商调和各帝国主义国家间的利益与步调愈来愈困难。 对于美国统治阶级来说﹐要维系其所主宰的现存秩序﹐暴力已经成为最可靠的工具。 而对所有反对侵略战争的世界人民来说﹐我们终究必须面对的严肃现实是﹕我们不可能反对暴力﹐而不反对依恃暴力而活的体制。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