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百家论坛 查看内容

真言:鹰犬口里喷出的血腥味

2019-8-6 08:17| 发布者: 真言| 查看: 161| 评论: 0|原作者: 真言|来自: 原创

摘要: 鹰犬口里喷出的血腥味真言08/06/2019《给“柯蓝”的公开答复——三峡人家》一文在群里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死不改悔的保救派头子三峡人家,大概已经开始患上老人痴呆症。一个曾经荣获“高级教师”职称的教育工作者, ...

鹰犬口里喷出的血腥味
真言08/06/2019

《给“柯蓝”的公开答复——三峡人家》一文在群里出现。
一个不大不小的死不改悔的保救派头子三峡人家,大概已经开始患上老人痴呆症。一个曾经荣获“高级教师”职称的教育工作者,现在连起码的常识都开始混乱。至于他认贼作父,把当今的资产阶级政党,即伪共党仍然视作真共党的事,以前早已经受到严厉的批判。今天就不再在这里重述。现在只是针对他回应柯蓝女士的言论进行分析批判。
【】内的言论属于三峡人家的言论。{}内的言论属于三峡人家引用的柯蓝女士的言论。

{“掌握了政权的修正主义,已经不是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潮了,而是名副其实的资产阶级政党了。”}

【首先你的逻辑不敢恭维,掌握了政权的修正主义,说法不妥。应该是由修正主义分子组成的一个集团,是一个具有修正主义思想的物质实体,在“修正主义”后面加上“分子”或“集团”才是准确的;已经不是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潮了,这就成了多余的话,一个物质实体怎么变成了一种思潮呢?这和“狗子不是圣经”一样可笑吗?你混淆了修正主义分子或修正主义集团与修正主义思潮的区别;而是名副其实的资产阶级政党了。这里又回到了物质实体——政党上了。对于修正主义,从理论上说它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从实践上说它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反革命派。你这样的逻辑还能招摇过市?允什么能呢!】

很明显,柯蓝女士言论里所指的“修正主义”就是“修正主义分子或修正主义者”。这是众所周知的公认的常识。而三峡人家回避了柯蓝女士向他提出的26个有关原则性的问题,玩起了“文字”游戏。毛主席曾经有段众所周知的论述,“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并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这里的“修正主义”指的就是“修正主义分子或修正主义者”。没有人不明白也不会有人去怀疑“修正主义”的含义。为什么三峡人家会拿这一词语做文章?还有,毛主席曾经说过,“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性。”很明显,柯蓝女士的陈述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从理论上说它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从实践上说它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反革命派。”这是符合社会现实的。一个“高级教师”怎么连这样的解读能力都没有?是文化水平还不够还是说,要在这里含沙射影拿柯蓝女士的话来影射毛主席所说的话?还是说他真的已经患上老人痴呆症?

【“名副其实的资产阶级政党”的说法有待斟酌。从实质上讲并无大错,但从共产党的历史发展来看是不妥的。一般来说什么“资产党”,“私产党”,“走资党”,假共产党,真共产党这些说法在逻辑上都是不妥当的,这样说就是党内有党了。毛主席说,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我认为这才是科学的说法。如果在一些语境下非用不可,也只能把“党”理解为“派”。因为共产党是可以一分为二的,但是在一个党组织之下又有两个党是说不通的。你的要害是为什么不叫修正主义政党而非要叫作资产阶级政党呢?那目的不外乎这样说有利于整体消灭共产党,这正是“真言”的反动逻辑。】

三峡人家又在这里公然歪曲毛主席的话。“党外有党,党内有派”正是说明了一个政党内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政党。如果政治理念不合,只能是脱党成立另一个政党。或者是篡党夺权改变这个政党的性质。毛主席曾经讲过世界上的共产党有一大批被修正主义领导人控制着。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共产党,现在分成两种共产党,一种是修正主义共产党,一种是马列主义共产党。” 很明显,这是对真假共产党加以区别。而不是两个不同政治理念的政党共同存在在于同一个党内。既然三峡人家也承认一个党内不存在两个政党,为什么还要拿柯蓝女士的话说事?难道柯蓝女士所说的这个“修正主义政党”的性质在你眼里不属于资产阶级政党的性质?难道这个修正主义政党在你眼里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事实上,你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这也是你一直在坚持的政治立场。

【当然,你的意思是说掌握了政权的修正主义派与不掌握政权的修正主义派是有区别的,这还用你告诉吗?他们发了财,成了资本家,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叫作修正主义(分子),就是掌权的修正主义(分子),你自己也不是这样讲的吗?】

柯蓝女士如果也这样认为,那么在这一点上与你一样,看法是绝对错误的。但我认为柯蓝女士不会这样说。因为她一直在批判你的立场和观点。怎么会与你同流合污?一个已经完全改变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理念的政党不再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何来“修正主义”之说?“修正”的立足点在哪里?从过去共产党内的修正主义分子到现在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这是一个脱变。是质的脱变。所起的是化学变化而不是物理变化。如果你还坚持你的立场,请问你嘴里的这个共产党与毛泽东年代的共产党政治理念的共同点在哪里?即他们的共同的本质体现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敢回答?

【“名副其实”也不准确,他名副其实了吗?它敢名副其实吗?要名副其实就必须改旗易帜,他们主观上想这样作但现在还没有这个胆量,怎么叫名副其实呢?纯粹是名不符实嘛!
这么一句话竟然有这样多的问题,我不知你读过书没有,都读的哪里去了?】

是不是名副其实到底以什么作标准?是以本质内涵还是华丽的外装?难怪你整天喊着当今的执政党还是共产党。原来只要还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就是共产党。就如你以前所说的,“只要共产党三个字还在就是共产党”。多么的理直气壮!请问,那些打扮你父亲模样的戏子是不是你的父亲?你会认他为你父亲吗?自己白痴到离谱还讽刺别人“我不知你读过书没有,都读的哪里去了?”。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吗?

{“有党证的人都是共产党人吗?”
“腐败分子哪个没有党证?”
……}

【这是在为“零点618”背书,看来你真是个传声筒啊!光所谓“党证”她就无的放矢地提了五问题
这样的问题就问得太小儿科了,有谁说过这样的话呢?能拿出证据来吗?无中生有地把显然错误的言论强加于别人,再去反问别人,这并不显示你有理而表明你很不道德很下流无耻。】

这是柯蓝女士对你的荒唐的认知的一种质问,没有你前面的荒唐言论也就没有柯蓝女士的这一个个的质问。难道不行吗?怎么又变成为别人背书?这样的质问能够说成是“无中生有地把显然错误的言论强加于别人”吗?

{如果认为与资产党的斗争是路线斗争,那就认为现在执政的还是共产党。}

【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原来她反对提路线斗争,这也是“真言”的观点,目的是整体打倒共产党。我曾写过几篇文章批过了,可是他不看,却又为“真言”背书。请大家看《否定路线斗争的荒唐与危害》一文。目前执政的当然是共产党内的一派,我们只是要强调是共产党内的修正主义派而不是马列主义派。否定路线斗争,主张阶级斗争,人为地把阶级斗争与路线斗争对立起来,以便把共产党当作反动阶级整体打倒,这是问题的关键,所有的提问都指向这个核心。因为她认为执政的不是共产党了,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把共产党当作资产阶级整体剿灭了。】

“如果认为与资产党的斗争是路线斗争,那就认为现在执政的还是共产党。”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这不仅仅是真言的看法,而是一切真心拥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无产阶级左派人士的共同的认知。共产党与国民党能够搞“路线斗争”吗?国民党会容忍共产党人在国民党内与国民党搞“路线斗争”吗?2年来与你们这些保救分子的斗争就是阶级斗争的反映。你们现在是死保资产阶级的政党,也就是当今的伪共党。而我们恰恰要推翻这一反马克思主义反人民的政党。我们必须要推翻这一法西斯政党。
毛主席在1960年谈到一些变质的干部时指出:“这些人是‘假共产党,真国民党’。”

 “如果我们的儿子一代搞修正主义,走向反面,虽然名为社会主义,实际是资本主义,我们的孙子肯定会起来暴动的,推翻他们的老子,因为群众不满意。”


在此再次请你回答,既然你们一直在强调是党内的“路线斗争”,那么请告诉大家,“路线斗争”双方的代表人物是谁?你不会说不知道吧?难道就是你们这些“党内健康力量”?你,三峡人家也是其中之一?


{假共和真共是两个阶级属性不同的政党。}

【谁说不是呢?有证据证明我反对这种说法吗?】

直到现在你仍然在坚持这一假共就是真共。你所发表的文章都在证明这一点,还能够狡辩得了吗?你还有没有脸皮?

{子概念能不包括种概念的属性吗?}

【我要反问:子概念一定包括种概念的属性吗?假人、稻草人、泥塑人等等不都是“人”这个种概念的子概念吗?它们都有人的属性吗?自己无知已极还反问别人,你知道世界上有羞耻二字吗?】

看来三峡人家神经错乱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男人、女人,好人、坏人属于“人”的范畴。“假人、稻草人、泥塑人等”是属于“人”的范畴吗?它们具有人性的特征吗?难怪会说“只要共产党三个字还在,就是共产党”。看来你做人都已经做厌烦了吧?

下面的对小学生的简答题,看来“高级教师”是回答不了。请指出下面哪一种不属于花卉:玫瑰、兰花、雪花。

{我们承认这个社会变质了,承认资本主义复辟了也就是国变色了,国是政党领导的,国变色了,领导这个国家的政党没变色,这是可能的吗?}

【首先跟你纠正一下,通常的说法是“国变色,党变修”,你的语言太贫乏,都说成变色也不完全错,就依你的说法来说吧。谁说这个党没有变色呢?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说的呢?你这不是信口开河,无理取闹吗?按照唯物辩证法,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是对立的统一。事物的性质是由矛盾的主要方面或者说主导方面决定的,马列主义派当权这个党就是无产阶级性质的,修正主义派当权这个党就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但是在修正主义派当权的情况下,马列主义派仍然存在,只是处于矛盾的次要方面。如果硬说它不存在了,这不是宣布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错了吗?你哪来的这大本事竟敢挑战马克思主义,你是吃了豹子胆呢还是反动阶级本性所使然,请你说清楚。】

多么可笑的辩解。既然你也已经承认这个党已经变色。并且也承认该党被修正主义者篡权。为什么不承认该党的性质已经改变?如果你继续认为该党的性质没有改变,为什么一直拿不出证据来证明你们的观点?有什么理由还要死保这个伪共党?

【你这些狗屁提问太没有水平,我没有时间来给你补幼儿园的课,你好自为之吧。你那个猪脑子倒是要换一换了,跟着“真言”(“箴言”)私混是没有好结果的。他在美国,他可以在网上兴风作浪,别人鞭长莫及,你跟着洋人造反,你往哪里逃?!】

一语道破天机!三峡人家作为特色当局的一只鹰犬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大家面前。在黔驴技穷的情况下,终于露出狰狞面目。这只特色鹰犬要张口咬人、吃人了。一股恶心的血腥味正向无产阶级左派人士袭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