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是美方的“作品”;美国国务卿庞培欧驳斥,中方说法“荒谬”。本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指责中国是“流氓政权”(thuggish regime),因为中国公开美国外交官个人和家属资料。事件源于6日美国驻港总领使馆政治部主管伊迪与“两伞运动”领袖黄之锋等人会面,事后香港“大公报”公开伊迪家庭背景,包括孩子姓名,中国外交部也跟进,警告美国不要插手香港事务。

上述两次交锋显示,香港变成中美双方的角力场台面化。华府正酝酿修订“香港关系法”,如果美国国会通过修订,取消给予香港“独立关税区”优惠,等于否定中国在香港推行的“一国两制”。“香港关系法”一旦修订,香港势必成为中美的新战场。

中美的香港之争,不比双方在贸易、汇率、经济和科技之争逊色,因为香港是中美在这些领域之争的重要一环。香港1997年回归时,其GDP占中国GDP五分之一,2018年减至只占1%;2018年,深圳的GDP首次超过香港。但这些都是表面。

实际上,香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和影响,远超过这些表象。中国不少公司都到香港上市,要靠香港筹集国际资金,包括最大科技公司腾讯和小米;阿里巴巴先在香港上市,后转美国上市,但现在又计画二度回香港上市。中国发展上海作为金融中心,但20年来一直无法超过香港,因为外资不相信中国法制,也不相信人民币。

在香港设立亚太总部的外国公司,超过6万家,这些公司不是做香港的生意,而且做中国大陆生意;他们不相信中国,却选择在香港设立总部。如果香港动乱不止,他们选择离开香港,不但对香港经济造成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更大。

上述情况是公众都知的事实,还有公众不知的事。例如近日因反送中运动,不断有知情人士爆料说,中国政府借了香港4000亿美元,却无法偿还,汇丰两名高层已因此下台;香港庞大的外汇基金,被迫购入大量中国债券。这些传言现在虽无法证实,但相信反送中运动持续下去,真相将逐渐曝光。

香港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可能是北京不敢对港出动解放军的原因之一。1989年中共出动解放军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不但对中共国际形象造成无法修补的破坏,更重要的,因为用军队镇压学生,受到国际制裁,中国经济因此衰退数年,直至1992年邓小平南巡,才重新出发。所以北京不敢冒此大风险。

香港局势将如何发展?国务院港澳办已于上月29日和本月7日,两次向港府下达北京指示,必须立即“止暴制乱”;制止“暴乱”方法主要有二:一是不出动解放军,但靠香港警察使用更强硬手段,不惜动用更凶、更暴力方式,务求击退和吓怕示威者,使他们不敢继续上街示威;二是利用香港亲中人士和团体(包括出动黑社会帮派),在香港发起舆论战,务求扭转民意。2014年“占中运动”坚持79天,最终学生不得不退,主要原因就是民意逆转,学生被骂堵塞交通,影响民生。

港人抗争行动能否持续下去,很大程度要视年轻人的抗争决心。年轻人敢冒生命和断送前途危险,不怕被打到头破血流、被射催泪弹、被捕和被判暴动罪(可判刑十年),是港人被感动的原因;年轻人玉石俱焚的坚毅精神,是抗争运动的精神力量。但年轻人现在受到重大考验,因为他们要面对更暴力的警察,他们能坚持下去吗?

这个周末(10日和11日),香港警方采取新策略,对民众申请的全部四项游行都不批准。因为不批准游行,如果示威者仍然游行,就是非法集会,警方就可使用武力驱散和捕人。但10日所见,示威者也找到新策略,用他们的话说就是“Be Water”策略,“尚善若水,如水一般流动”;警方不批准10日的大埔游行,示威者采取流动策略,分别“快闪”到多个地区,包括沙田、大围、黄大山、西九龙和尖沙嘴等集结,进行堵路和包围警署。

示威者5日曾趁著大罢工,进行“不合作运动”,堵住地铁,造成交通瘫痪,10日又在多区堵路。值得留意的是,这些行动受影响的人都是一般民众,这不是小事,而是可能导致香港民意反向发展的大事,示威者可能重蹈2014年两伞运动覆辙,引发民怨,让民意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