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香港流言漫天,有图为证的深圳春茧体育馆军车,有解放军放言的从深圳十分钟到香港,还有泰国传媒煽风点火说,两架泰国军机要到香港接回泰国人。

连续两天香港国际机场瘫痪,且第二场瘫痪中有外地旅客与香港示威者的冲突,还有两名大陆居民遭暴力对待。于是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天要塌下来了”。

天是否要塌下来,跟性质、事态有关,这时有个关键词跳出来了,那叫“恐怖主义”。

本周以来,香港警方天天开记者会,14日这天的警方记者会,开得最沉稳。因为这天站在香港警察对面发问的,是不大出现的大陆驻港官媒;中央电视台提问时,还要求警方用普通话回答,但警务处助理处长麦展豪等人,都是用广东话回应。

讲到这两天的香港机场,麦展豪专门有段讲恐怖主义。说对于恐怖主义,香港有自己一套法例,而香港大部分的示威者都是和平有序,极端暴力示威者的行动虽然不断升级,但两者并不一样。

香港警察中的名嘴,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接着说,根据“香港法例”第575条,目前的示威活动并没有强迫特区政府或国际组织的,或是威吓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去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主张,故不构成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在这时因何被关注,香港警察因何在这里要细加诠释,有特定的背景,关乎特定的大势。

把香港事跟恐怖主义联系起来,是8月11日的大冲突之后,中国国务院港澳办的记者会,提出了“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而在14日,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对香港机场事件,定性是“近乎恐怖主义的行径”。

恐怖主义确实是很严重的事,所以当港澳办发言人第一次说话后,曾担任港府保安局长的叶刘淑仪出来声援,还引用国际法解释。

香港机场事件,中国国务院港澳办把“苗头”,升到“行径”,但还留了个“近乎”在中间。但恐怖主义跟暴力行为、暴动、骚乱等有何区隔?得看法律。

有消息说,北京当局最担心的是香港失控,于是要有北京介入的预案。而定这预案,不能只看邓小平当年说过什么,还要看中国和香港的法律。

目前一条是香港“基本法”,其第18条说,中国全国人大有权宣布香港特区进入紧急状态。一有这宣布,北京当局就可以发布命令将大陆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包括一部法律叫“国家安全法”,另一部法律叫“反恐怖主义法”。

“反恐怖主义法”第2条说,“对任何组织、策画、准备实施及实施恐怖活动,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第8条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和民兵组织依照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军事法规以及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并根据反恐怖主义工作领导机构的部署,防范和处置恐怖活动”。

两部法律读完后,会发现香港的逃犯条例,实在是小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