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而引发的大规模动乱已接近三个月,至今仍在持续;纽约时报一篇分析认为,主要是由于中央政府,尤其是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错误处理,导致香港出现持续的政治动荡。

分析认为,尽管北京很少有人敢公开指责习近平不当处理香港的动乱,但有不少人私下抱怨习近平专横的风格及专制的权力集中,导致中央政府误判了香港的不满情绪及滋长。

虽然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作出重大让步,同意撤回修订引渡条例,但抗议及冲突并未因此停止。

纽时文章指出,中共领导人,甚或应该是习近平本人,可能会对港人对中央政府这样大且深的仇恨感到惊讶,然而正是这种仇恨,过去三个月驱使逾百万人走上街头;他们名义上是反修例,但实际是对中央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及压力感到不满。

而几个月来的发展,反映北京一直在缓慢适应事件,虽然允许林郑月娥停止修订法案,但拒绝撤回。这种部分让步,反映了习近平领导下中央的强硬本能,但却助长了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纽约时报指出,在7月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等高层讨论了香港的抗议活动,虽然确切内容尚不清楚,但一些熟悉情况的人士指出,他们一致认为中央政府不应该强行干预,认为特区政府与警方有能力恢复秩序;不过,领导层内存有分歧,并对习近平的政策表示不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在北戴河会议上,党内领袖在让步与加强控制方面争议不休。而北京一名政治分析家认为,北京是采取拖字诀,在没有任何更好的办法解决危机之前,拖延下去,等待事情发生变化。

结果是,习近平不仅没有化解或遏制危机,反而扩大了中央政府与香港市民的政治鸿沟。

从林郑月娥宣布撤回法案,北京的反应可以见到内部存在分歧,从声称不会对抗议者作出让步,到后来官员们的沉默,正好作出说明。直至总理李克强在与德国总理会晤时表示,政府支持香港“依法制暴止乱”。

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教授方志恒认为,北京过高估计控制事件的能力,低估了香港的复杂程度,香港的骚动可能对习近平构成风险,尽管不致于令他下台,但会慢慢的影响他的领导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