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威胁全球第一大国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导地位。美国作出回应,力阻中国崛起;两大强国因此形成对抗,谁在对抗中胜出,将成为21世纪领导者,这是这个时代全球最大的特征。过去三个月,香港爆发“反送中”争取民主运动,美国总统川普“顺手牵羊”,将香港抗争运动与美中贸易谈判挂钩;川普当然不是考虑香港利益,他想要用香港问题作谈判筹码,但这一举动,却可能成为左右香港命运的最大力量。

一,美国国会9日将复会,民主党众院议长波洛西、共和党佛州参议员鲁比欧都已表示,将尽快推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波洛西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3日宣布撤回“送中条例”后表示,撤回条例不够,香港人应该拥有“一个公义、自治和免于恐惧的未来”。她特别提到,港府须对人民负责,包括“落实普选”和“调查警察暴力”,“警察对人民的暴力不断升级的情况必须结束”。

这项法案于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后提出,以1992年“香港政策法”为基础,酝酿已久,内容已具备,主要目的是维护香港基本法承诺的“高度自治”,方法是美国国务院每年提交报告,查证香港自治是否落实,若证实自由、人权和法治等未被剥夺,美国政府才逐年给予香港特殊待遇(例如香港政策法规定的特别关税待遇)。

法案还有一项吓阻力极大的规定:美国政府可将破坏香港自治的官员和人士列入黑名单,冻结他们在美国资产,并禁止他们和子女进入美国;特首林郑、律政司郑若骅、及四名警务正副处长都可能榜上有名;中共直接负责香港事务的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其至比两人更高层的相关中国官员,都可能被列入名单。高薪厚禄的港官和囤积巨富的党官,无不希望到美国买房定居,或让子女到美国留学生活,这项规定对他们或具巨大杀伤力。

二,路透上月30日公开林郑录音显示,她自认是傀儡,已失话语权,事事须听命于北京;这应是她两个多月来一直不敢撤回条例的原因,直到3日北京下令,她才敢说撤回。为什么北京此时下令撤回?原因之一正是想为“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降温,用撤例博取情势缓和。

北京与华府的主要角力目标当然不是香港,香港只是川普顺手牵羊的谈判筹码,更大角力在贸易战;林郑3日宣布撤回条例后,中国商务部4日即宣布,中方将与美方于10月初重开谈判,这是撤例后的另一项降温手段。

回顾两周前,北京当时对贸易战立场仍极强硬,宣布对美国750亿元产品加征关税;但上月23日川普说,要调高中国产品关税,包括对3000亿元中国产品征税15%,部分于9月1日生效,部分12月15日生效;另外原已征25%税的2500亿元中国产品,将于10月1日起,税率提高至30%。这样大规模加税,将已减速的中国经济,更推向危险边缘。

川普上月23日还有一项更激烈决定,他说会下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美国企业如撤出中国,不但影响中国制造业和就业,且对经济信心造成可怕的负面影响。两周以来,不少美国企业表示,有意撤出中国,“撤出中国”已成关税战之外,导致北京调整贸易战态度的原因之一。

三,香港的抗争运动将如何收场?两大国角力下,香港将有怎样的命运?要看香港内部发展,一方面看港人能否坚持抗争下去,另一方面则要看港府的警暴政策能否镇压抗争行动。路透公布的林郑录音中,她说前线示威者只有2000人,只要悉数抓捕,示威就可平息。事情会如她所愿那样发展吗?看来未必,因为香港中产阶层已觉醒,看透了中共和林郑,并对警察的执法残暴愤恨不已,走上街头抗争的人,绝不只林郑所说的2000人。

不过决定香港命运的更大力量,应是被中共视为“外国势力”的美国。“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一旦通过,将产生巨大牵制力量,美国年年查证香港是否违反人权和民主,可能让北京和港府不能再为所欲为。香港是中国外来投资(2018年占外资71%),和中国公司上市集资(2018年高达35兆/万亿美元)重要来源;香港必须得到国际信任和支持,才能发挥对中国经济的贡献,若失去国际信任和支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保,对中国的贡献也就消失。这是中国输不起的一场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