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经专栏 查看内容

吴铭 : 树立主权观念是确保经济安全的根本

2019-9-9 07:13|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56| 评论: 0|原作者: 吴铭

摘要: 树立主权观念是确保经济安全的根本作者:吴铭(20190905)8月24日,环球时报发表人民大学王鹏的《“货币主权”应当被重视》一文。我觉得,研究经济问题,或者金融问题,能够树立主权观念,算是抓住了经济或者金融问 ...


树立主权观念是确保经济安全的根本


作者:吴铭(20190905)

8月24日,环球时报发表人民大学王鹏的《“货币主权”应当被重视》一文。我觉得,研究经济问题,或者金融问题,能够树立主权观念,算是抓住了经济或者金融问题的根本。我认为,这是经济学界的一大质的进步:中国经济金融研究,终于破题了。现就王文加以解读,并提出补充性意见,也是谈谈我对相关问题的理解,不一定准确,请网友批评指正。
一、原文:日前,随着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对华经济霸凌的战火也烧到了金融、货币领域。从历史上看,美国所发起的贸易战,最终也往往以其最拿手、最有优势的金融战、汇率战而收官,留给对手的则是“失去的N年”。以史为镜,为避免重蹈覆辙,中国能够从此前的案例中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评论:历史地看,美国发动的金融战之所以能够得手,诸如上世纪70年代对拉美的金融战、80年代后期以广场协议为标志的对日本的金融战、1997年对东南亚的金融战、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中国的金融战等等,那是因为美国的的确确控制了这些国家的系统,这些国家一味引进外资,金融系统被美国资本势力控制,丧失了汇率控制权。正因为自己丧失了对本国金融的控制权,丧失了金融的独立性,片面强调本国货币和美元绑定,所以,美国才有机会对这些国家实施金融攻击,洗劫其财富,破坏其经济。
简言之,先有金融侵略,后才有金融战。如果能够反击其金融侵略,则金融战自然无可奈何。所以,解决金融战的关键,在于拒绝一切金融侵略。新中国成立时,毛主席曾经为新中国确立了“先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的外交方针,就是清除了所有的金融侵略,中国国内没有一分钱的外资资本。
也应该提醒的是,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曾经在世界金融战场上大败,以美元与黄金脱钩为标志,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信誉扫地,美国霸权受到沉重打击,整整十年,“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抱怨”。新中国前三十年,美国从来不曾对中国实施过金融战,因为中国拒绝一切资本输入,极其重视控制人民币发行权、结算权和定价权,强调金融独立自主。从1957年广交会开始,到1970年春季广交会前,中国在和英法西德瑞士等西方国家的贸易中,接受这些国家的货币作为结算货币,但是,拒绝美元作为结算货币。同时注重保持国际收支平衡,如果外汇有结余,就立即用来购买西欧的商品或者黄金。1970年春季广交会(当年5月)中,中国提出对西欧贸易用人民币定价和结算,英法西德等国虽然不满,但是,鉴于人民币空前的稳定和资本主义国家货币的不断贬值,这些国家也只能接受。这就确立了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结算货币地位。换言之,人民币在中国外贸易中的结算货币地位,是中国人民斗争来的,而不是乞求来的。这是中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在国际贸易、国际金融战场上取得的一个伟大胜利,中国人民不该遗忘。这个斗争经验,应该发扬。
至于何时、何地、何原因,中国放弃了人民币的这个结算权,我想,这是个大问题,很值得研究。但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却无人提起?
美国将对华经济战从贸易领域,烧到金融领域,是什么意思?
此前,美国通过向中国购买巨量商品,中国从美国得到了巨量美元,这些美元,都握在中国手里,如果不花出去,那么,中国此前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就等于白送给美国。中国要使用手中的美元,向美国购买商品,而美国一是动不动QE,量化宽松,大量印钱购买中国商品,而没有准备好相应的商品供中国购买;二是即使美国有像样的商品,或者产业,或者技术,也不打算卖给中国!三是中国,恐怕也看出了美国国债的欺骗性,恐怕也不那么愿意购买美国国债了。那么,如果中国将巨量的美元外汇用来购买美国商品、产业、技术,那就如同将被强盗抢走的、被骗子骗走的财富再讨要回来。美国当然不干,美国怎么办?那就想方设法将中国通过引进外资、出品创汇得到的美元,贬值、缩水、归零,让中国一无所得。所以,一方面,美国控制本国产品、产业、技术,禁止向中国出口、出售、转让;另一方面,就是打金融战,将中国辛辛苦苦得到的美元外汇归贬值、缩水、归零。
美国打金融战,将中国手中的美元贬值、缩水、归零,它有什么优势?我觉得,其优势有以下几点:首先,中国主流的金融思想,仍然是新自由主义思想,对于金融主权这样的概念,对于人民币的发行权、结算权、定价权这样的关键概念,是完全拒绝的!更谈不上理解。中国主流金融思想,仍然是接受美元的所谓世界货币地位,仍然不坚持人民币的结算权和定价权,仍然大力欢迎外资输入,仍然要开放中国市场甚至是无限制地开放中国金融系统,更甚至,中国银行股份的开放比例进一步放宽到51%,出台优惠外资的各种政策、法律,制造舆论环境,明摆着是开门揖盗、为虎作伥,让外国尤其是华尔街资本来控制中国金融。
中国主流金融界刻意忽视金融主权,此情此景之下,王鹏提出货币主权概念,意义重大。
二、原文:所谓完整的“货币主权”,就是指一国能够建立一个独立的货币发行体系。其核心标志是,该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两端都实现本币化。具体而言,如果一国的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左栏,也就是其主要资产是外汇储备;而其资产负债表右栏的负债主要是本币,这就说明这个国家央行的货币发行机制并不独立,这个国家的货币投放依赖于贸易顺差或者外国直接投资带来的外汇流入,其央行的货币投放规模、渠道和方式乃至其货币政策都受制于其外汇储备的规模。
评论:单讲货币主权,我觉得,除了人民币的发行权独立自主之外,还有人民币的结算权和定价权。所谓发行权,就是说,人民币的发行,必须独立自主,不能受制于人。这个权力,只能掌握在人民政府手中,而不能掌握在人民银行手中,也不能掌握在任何私有金融机构手中。人民政府,根据国内经济情况和国际贸易情况,自主决定人民币的发行数量、发行方式、发行时机、回收时机、回收数量、回收方式。同时,必须坚决拒绝外币以人民币的形式在中国发行。为什么要坚决反对引进外资,因为,引进外资,必然要把这些外资兑换成人民币,这就是把人民币的发行权,变相交给了外资;而这些为兑换外资而发行的人民币,其实,并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的代用券。更为恶劣的是,这些人民币的发行方式,是只给外国来华投资的商人,而不给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如果引进外资过多,那么,人民币发行的自主权就相应丧失过多。如果完全按照引进外资的多少发行人民币,那就是把人民币的发行权完全交给了外资,而且,新发行的人民币只给外国人、不给中国人,这当然是极其荒唐的。
近来,有许多同志批评我,但都是笼统地批评。我就是想让大家想一想,我以上观点究竟是对是错,批评我的同志,从来不提就这个问题和我讨论。我希望我们讨论问题一定要聚焦!比如,聚焦在货币的发行权上。
所谓结算权,就是国内的商品交易,只能用人民币结算;对外贸易,尽力争取使用人民币结算。但是,鉴于美国对中国的敌视立场,中国对外贸易,绝对不能用美元结算!谁敌视我们,我们就拒绝外贸中使用其国货币结算。
我从不承认历史上有过什么“美元是世界货币”!我找不出这方面的历史事实。如果谁有,请亮出来!
退一万步讲,即使美元真的是世界货币,也不意味着中国外贸易尤其是对美贸易就应该用结算!更不意味着中国对其他国家的贸易要用美元结算!那置人民币的主权于何地?置其他国家的货币主权于何地?那种以美元是世界货币,所以,中国外贸易要美元结算、要储备美元外汇、要出口创汇的做法,是欺骗性的,是荒唐的、无理的。
当然,中国也没有必要储备过多美元,即使保护国际收支平衡,也没有必要储备过多美元。如果对外贸易用外币结算,那么,要高度注意国际贸易收支平衡,既不能保有过多的外汇,也不能让外国保有过多的人民币。如果对某国的贸易用人民币结算,那么,就得防止股市、汇市、地下钱庄为形式的人民币投机!以免外国人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大量人民币,购买囤积中国商品。谁想得到人民币,只能用商品来换,确保人民币只是交易媒体、流通工具、定价标准,而不是投机工具,不可以将人民币的汇率操于别人。
发行权、结算权、定价权之中,发行权最关键,是主权货币的生死所在,不完全掌握发行权,就意味着本国无主权货币、本国主权货币已死;其次是结算权,是货币主权的体现;再次是定价权,是在贸易中获利多少的体现,在国际贸易中,定价权表现为议价权。我想,这应该不难理解。
三、原文:反之,如果一国拥有独立的货币发行体系,那么其央行在应对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就拥有了充足的工具,既可以买入国债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也可以接受新类别资产作为抵押物向商业银行提供流动性,甚至可以直接入市购买本国资产或者给商业银行注资,从而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和信心。很遗憾,当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央行都不具备完整的货币主权,因为他们都是把外汇当作本币发行的储备,以被动地适应国际金融货币的等级体系。
评论:这是美国货币发行的办法,不是毛主席时代人民币的发行办法,只有增加流动性的办法,没有减少流动性的办法,甚至不考虑减少流动性。这也是私有制下的货币发行办法,不是公有制下货币发行的办法。鉴于当前中国是私有制经济为主,这个办法,当前是可行的。但要注意,这是个权宜的办法,而不是永久的办法。
公有制条件下的人民币发行,完全不是这样。公有制下的货币发行,是以市场上商品流通所需要的货币量为标准(这个量的确定,我想,应该是在分析市场情况来定),发行多少货币,就需要有相应的商品与之对应,通过向国营企业、政府机关等拨款或贷款方式发行。这样,新发行的钱,就只给中国人、中国企业、中国政府,而不给外国人。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可以贷款,但,不可能得到拨款。这有利于保护本国企业。
需要强调的是,货币究竟该发行多少、提供给那个企业、行业、人群、何时发行,应该由政府决定,而不是由金融机构决定。金融机构可以提供分析报告,可以提建议,但是,不能掌握货币发行权!
四、原文:观察这些国家国内经济层面可以看到,其货币发行机制锚定美元汇率,以匹配他们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此举的好处是,保持稳定的汇率预期,以吸引外资;而代价则是丧失了货币政策的灵活性。换言之,一旦这些国家的央行脱离了美元,独立投放纸币,就会被国际资本认定为“违约”、“失效”。
评论:将本国货币的发行锚定美国货币(实际是货币发行锚定本国引进的美元外资,而不是锚定美元汇率),这标明这个国家是被锚定国美国的殖民地、附属国!加上引进外资、出口用美元结算,表面上是本国货币锚定了美元,稳定了货币,结果却是为了本国货币的稳定,必然吸引越来越多的外资输入,本质上却是本国商品出口成了美元的锚!本国的经济成了买办经济,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是美元霸权的支撑。
做殖民地也有好处,好处就是不需要操货币发行的心了,把货币发行权一交了之,交给美国,省心省事。奴才不需要当家,所以,不操当家的心;囚徒,也不需要操吃饭的心。甘心当奴才,不可思议。
所谓出口导向型经济,在不掌握结算权、定价权的情况下,就是殖民地经济,比如今天的中国、曾经的日本,美其名曰“世界工厂”。如果掌握了本国货币在对外贸易中的定价权和结算权,那么,这种出口导向型经济,就是宗主国经济,比如当年的大英帝国、法兰西帝国。
同是“出口导向”型经济,本质却可能完全相反。工业时代,大英帝国是世界工厂,同样是出口导向,但却是强大的帝国;金融霸权时代,美国不需要做世界工厂,照样控制部分国家的经济,因为英美两国都掌握了对外贸易的定价和结算权。中国是世界工厂,却就是个做苦力的命,因为,对外贸易的结算和定价权不掌握在手,本国商品、劳动力、资源的价格,被国际垄断资本压得极低,完全是在赔本生意,赔本赚吆喝,吹大GDP从而自欺欺人而已。这不是什么“比较优势”,而是殖民地的特有表现。那种把中国GDP世界第二,当作伟大成就加以鼓吹的人,其实,你们没长脑子,要么就是个帝国主义骗子。
为什么“一旦这些国家的央行脱离了美元,独立投放纸币”,就被美国认为是“违约”、“失效”,这是帝国主义对殖民地国家的欲将加罪!是要维护其金融霸权,是继续控制别国的金融主权。
五、原文:任何国家的货币金融体系都是服务于其国民(实体)经济发展之整体的。因此,任何国家都需要根据其自身在特定阶段的经济增长方式建立起相匹配的货币发行体系。当经济增长方式发生改变的时候,货币发行机制也需要相应做出调整。包括中国在内,当其经济增长方式逐步从“外需出口主导”转向更为平衡的“内外需求双轮驱动”时,就需要建立一个独立于外汇储备规模、拥有自主政策空间的货币发行体系。这正是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所共同直面的重大课题。例如,欧元区经历了欧债危机的阵痛,却没有滑入金融危机的深渊——这正是货币主权的战略收益。
评论:切断国际垄断资本对中国金融的殖民控制,打断其黑手,意义重大,无异于一场解放战争!这是金融主权重新确立的表现,是中国在金融上重新独立自主的表现。完成这个任务,恐怕需要重新反思中国近三十多年来的整个经济、金融观念,触及面将十分广泛。
七、原文:鉴此,我们提出五大政策抓手:第一,完善国有资产经营预算;第二,实现地方财政预算的硬约束;第三,打破金融机构的隐形担保;第四,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第五,明确货币政策目标。正如上文所分析,当前在金融领域,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就必须确立、夯实独立的货币发行机制,使之不再受制于外汇储备规模、贸易顺差、外资流入等外源因素的桎梏。
评论:我觉得这些措施很好,是我国经济、金融理论的一大进步。但,似乎,不应该将金融工作和发展工农业生产、健全采购供销体系和金融问题割离开。
根据我党长期的经济金融工作经验,经济金融工作,是一个整体工作,本质上应该包括四项互相依赖、不可分割的内容:
一是大力发展工农业生产,建立一个人民解放、独立自主、部门齐全、结构合理、科技进步、布局科学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生产充分发展,这是经济发展的根本条件。
二是在充分发展生产的同时,要建立健全的全国性的流通体系,即购销体系,让全国的产品可以迅速在国内流通。为此,国家必须掌握主要商品的采购和销售,这样,就为人民政府统一用人民币为主要商品定价提供了客观条件。
三是建立健全的全国性的银行体系和结算体系,让人民群众、企业、政府能够很方便得到人民币。决不允许外国金融侵害这个体系,向银行体系引进外资、引进社会资本,无异于出卖了金融主权,是对人民、对民族的不负责。
四是定价,就是人民政府用人民币为公有制生产的流通的产品定价,根据定价,以及商品流通情况,货币总发行量和银行存款情况,确定货币发行量和发行方式(就是把钱拨给什么行业、企业)。特别指出的是,人民政府利用自己领导下的银行系统发行的人民币,为自己控制的产品定价的权力,是金融主权的根本、生命、灵魂!是党领导经济金融的根本抓手。正因为政府一手掌握了生产、流通,一手掌握着货币的发行,所以,才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定价权,保证价格稳定。
如果不建立公有制的生产、购销体系,对生产、购销不管不问,只管让自己控制的银行发行货币,然后强制流通,那就是典型的军阀式货币!是对人民群众的掠夺,就是蒋介石的金圆券,就是今天美国发行的美元。只关注所谓货币流通情况,不关注商品生产情况,不行,那肯定要超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还有,购销系统同样重要,人民政府通过自己建立的全国性采购体系,确定商品的采购价格,然后,通过自己的销售体系,确定商品的售出价格。产品足够、流通顺畅、价格合理且稳定,这样,既保证了生产者的收入,也保证了生产者不至于开支过大。生产减去消耗,就是国家的积累!就是全国人民的生产剩余!根据全国人民的生产剩余情况,安排全国人民的基础建设、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住房、免费养老、免费养孩子等生活保障,不断提高保障水平,并支援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挣脱殖民地经济政治枷锁的革命运动。
所以,万不能把金融政策和工农业生产、购销流通分割开,尤其不能忽视人民政府的定价权力和义务。这个定价权力和义务,才是金融主权或者说经济主权的本质!万万不能忽视!万万不能交给市场!
(请王鹏先生批评,也请网友批评。)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