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百家论坛 查看内容

时间 : 鬼斧神工——从毛主席的世界眼光,看新中国几次重大决策

2019-9-9 14:05|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46| 评论: 0|原作者: 时间|来自: 立寒秋

摘要: 今天是主席的冥诞,重发此旧文,以示怀念。鬼斧神工——从毛主席的世界眼光,看新中国几次重大决策作者:时间——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战士、中国人民民族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 ...
今天是主席的冥诞,重发此旧文,以示怀念。

鬼斧神工——从毛主席的世界眼光,看新中国几次重大决策

作者:时间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战士、中国人民民族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领袖、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革命的向导,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中国人民的亲人恩人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和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0周年!
(2013-5-16定稿,6月9日修改)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战士,他并不是单纯的民族主义者,所以,他的战略思维必然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思维,是超越了民族主义的,是世界性的。研究新中国有关重大问题的决策,必须从国际主义角度、摆脱民族主义的局限分析,得出的结论才能符合毛泽东的思维。按照无产阶级革命理论,毛泽东究竟想把中国领导向什么地方?走向这个伟大的地方,需要击败的国际敌对势力有哪些?如何打败这些国际敌人?能否打败这些敌对势力?有何困难?这些困难如何克服?出兵朝鲜、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美关系改变是否有利于这个目标,这当是毛主席在决策中反复思考而又很好地解决了的几个重要问题。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过程,并不一定完全写在笔记上、文件上。因此,必须从毛泽东的国际战略思维角度,研究思考这些伟大的决策。因为只有从这个角度的分析思考,才更接近于毛泽东的思维,总结的经验更接近于毛泽东不同凡响的战略分析、战略研判、战略决策、战略斗争和战略准备艺术。离开这个角度,所得出的理论总结,看起来或许是有道理的,但其实并真实。
一  抗美援朝
很多人认为,抗美援朝是一项极其艰难的战略决策;也有许多人认为是重大错误的决策。本文试图从毛主席作为共产主义战士的角度,围绕这些问题分析毛主席抗美援朝战争决策,求得方家批评。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原本就是一个世界主义而不是一个国家主义。仅局限于国家层面、局限于民族主义思维,是不能理解共产主义的,理解共产主义必须超越一个国家层面、超越民族主义层面,以国际共产主义、世界主义为参照系。毛主席是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者,超越了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如果不从其国际视野的角度分析他关于抗美援朝的决策,仅从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分析,那么分析的逻辑与毛主席的战略思维程式是有差距的,得出的结论即使在民族主义者看来有说服力,也未必是毛主席真正的想法。
毛主席深受中国传统的影响,他和他的思想也是中华传统文化发展的新丰碑新高峰。这个文化传统,首先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世界大同”。从这个意义上讲,毛主席不仅是个“中国人”,还是个“世界人”。这意味着,即使从传统文化的角度看,理解毛主席的重大决策,也应当从“天下”的角度看,而不应从“国家”的角度看。当然,中国的中国人很多,甚至世界上的中国人都很多,但是,世界上的“世界人”却不多(美国有一些,但立场与毛主席相反),是“世界人”又是“中国人”的更不多,尤其是现在,中国的持社会主义思维的世界人更少。所以,能理解毛主席若干重大决策思想的人应当不多。

从毛主席一贯的思维来看,分析问题都要抓主要矛盾。那么,在毛主席看来,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当然是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之间的矛盾,但是苏联并不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这一点与中国是不同的。所以,在毛主席看来,即便在两大阵营的国际环境下,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才应该是世界的主要矛盾。如果苏联没有大国沙文主义(沙文主义本质上也是民族主义),它就是被压迫民族的同盟者,如果一旦有了大国沙文主义,那么,它和美国一样,也是个压迫者,所以,帝国主义(沙文主义)与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才应是毛主席更加重视的矛盾。尤其中国150年来备受欺凌的历史,让毛主席更有切肤之痛。
二战后,帝国主义已经是个由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这个庞大的体系严重威胁中国生存和发展。或者说威胁毛主席心目中让中国人到达的那个伟大地方的主要因素,首先是这个帝国主义世界体系!这个体系从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思想、意识、精神、心理等有形无形的领域统治着大半个世界、影响着整个世界。要想使中国完全彻底地摆脱被压迫被剥削被奴役的命运,免于未来再次沦为帝国主义的奴隶,仅在中国取得革命胜利、建立革命政权、取得经济建设成功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只是打破了帝国主义世界体系链条上的一个环节,并不足以对帝国主义体系构成致命打击。必须在全世界建立一个毛主席所希望的那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等有形的体系和特别必须包括心理、思想、文化、精神、意识、心理等内容的无形的体系,让这个体系完全彻底取代帝国主义体系(和潜在的大国沙文主义)。如此,帝国主义体系对世界的压迫和剥削才会消除,对中国的压迫也会彻底消除。马克思主义指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间断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一切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104页)

帝国主义体系是世界性的,那么,毛主席心目中的谋划中国完全解放的努力也必须着眼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甚至包括美国人民、西欧人民和苏联人民,结成广大的世界统一战线,而绝对不能仅把目光局限于中国——不论中国取得的胜利多么伟大,也只是个局部。即,“立足中国、放眼世界”,把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紧紧与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团结在一起。不破不立,只要这个帝国主义体系不彻底打破、毛主席心目中希望的那个世界体系就不能完全建立,中国革命的胜利成果就不巩固、不牢靠,就随时面临着帝国主义制造的各种威胁和危险,随时面临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复辟,中国革命的成果就有完全丧失的可能,即又一次的无产阶级革命失败——反观一下中国当前的战略处境,毛主席是当年的战略眼光是多么的深邃正确!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主义本身不光是一种意识形态,还是一种空前伟大的、英明的战略思维。说其伟大,是因为他是站在占全世界人口最大多数的被压迫者的立场上讲的;说其英明,是因为它一眼就洞穿了这个世界的主要矛盾,指出了真正的敌人和斗争的复杂性。当然,如何解放全人类,那就要靠毛泽东这样的伟人了。
毛主席的战略思维与马克思主义的论断多么心灵相通!本文副标题说毛泽东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战士,即出于此。
所以,毛主席在建国前夕强调:取得全国革命胜利仅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如果因为这点胜利就骄傲,那是十分渺小的。要求他的战友和人民群众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务必保持不骄不躁、谦虚谨慎的作风,防范资本主义糖衣炮弹的侵蚀,实际上明确了新的斗争方向。这句话在很多人比如民族主义者看来是一种告诫,是一种谦虚,以为今后就天下太平了,而意识不到其中的战略内涵。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理解毛主席伟大的世界目标。那么,毛主席的这段话不但不是一种“谦虚”,相反,倒是他为实施下一步伟大目标而进行的吹风动员。毛主席考虑问题十分周全、十分有预见性的,他很喜欢预作动员,不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

需要特别指出,这个帝国主义世界体系只存在于共产主义者眼中,民族主义者是根本看不到的,或者即便看到,也没有进入他们的决策思维体系,也不会想着去打破这个体系,甚至认为这个体系不会被打破,这是由民族主义的狭隘性决定的。如果民族主义者能够看到这个压迫性的世界体系及这个体系对中国革命乃至世界革命的根本威胁并努力打破这个体系,那么他就超越了民族主义,他就是个共产主义者。这种超越不是无足轻重的,是质的飞跃,是战略思维的质变,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笔者认为民族主义可分为三个层次:最高层次的民族主义必然是共产主义,是世界主义之一,必然要超越西方规划的民族主义,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又团结世界上最大多数被压迫的人民和民族,争取他们的支持并坚决支持他们的革命斗争和建设,形成全世界团结一致的反帝反殖斗争力量,例如毛泽东思想,这才是真正民族主义;其次是只关心本民族利益而不管阶级斗争不关心世界革命的狭隘民族主义,缺乏世界眼光,致分不清主次、分不清敌友,不能分清阵营内部的矛盾和外部矛盾的关系,导致决策错误,例如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本文称之为狭隘民族主义;第三层次的民族主义则是打着民族主义旗号,大搞阶级压迫,充当买办,削弱自身力量,缺失民族自信,向帝国主义屈服让步甚至投降,导致国家丧失独立性,严重依赖外国势力,最终导致国家沦为殖民地,例如蒋介石,即假民族主义。
那么,毛主席想把中国或者说世界带到什么样的伟大的地方呢?那就是一个全世界的共产主义,其近期目标就是建立一个消灭剥削、消灭压迫的、平等的、友爱的、互助的、团结的世界。要建立这样一个世界,当然是要打击一切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封建主义余孽,反对并消灭一切腐朽落后的物质的精神的东西,当然首要的是从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打倒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分析和认识毛主席时代的一切决策问题,都必须从这个参照系入手。离开这个参照系,所得的结论即便听起来很动听,也是错误的。如此,美帝国主义、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中国的大民族主义、地方民族主义、封建主义及全世界的地区性霸权主义甚至是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殖民主义思维残余、对帝国主义的盲目信任和屈服等等都是毛主席反对、消灭和改造的对象。终主席的一生,他一直都在向这个目标奋斗不息!他是位永不疲倦的伟大的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现在对他的一切诬蔑歪曲误解,只能说是“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好了,新中国成立了,国内革命告一段落。消灭改造中国国内的各种反动的腐朽的落后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现象及根源,那是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造的问题,比不得打仗,得慢慢来,不可能一步到位。这也说明,军事上的政治上的胜利易取得,经济上的胜利也不难,最难得的是文化上、思想上、精神上、心理层面的革命性改造和胜利。但是,毕竟有一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政权,有一大批革命干部,有受过革命教育的人民群众,这个事可以按部就班地开始了。
当然,如果能等到中国经济文化足够发达了,足以支撑毛主席的世界战略目标了,那再做世界革命的事,多好呀,中国也不必面临那么困难的决策,不用牺牲那么多革命军人和群众。但是,世界上哪有那么理想的情况,通常都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各种困难、各种压力、各种危险、各种问题同时在你最艰难的时候发生并不断增加,让你在复杂的艰难的国际国内环境中理清思维、抓住主要矛盾、作出正确决策。实际上,让中国经济文化发达并具备世界影响感召力的过程,本身就是革命的过程。
“树欲静而见不止!”朝鲜战争就是在这种中国相当艰难但又不是最艰难的情况下发生的。
旁观还是参战?那就看毛主席的远大目标、当时中国的综合基础条件和老人家的胸怀胆识了。
不是说要反对一切反动的腐朽的势力吗?好了,这世界上所有反动势力组团出现在中国面前,尤其是最反动的美帝国主义。不久前它还在出钱出枪助蒋介石杀中国人呢;再往前几年,美国出钱武装日本鬼子杀中国人。现在,它可是帝国主义的总头子。美国强大的陆军精锐来了,就在朝鲜半岛,离得很近。
老实说,我觉得如果美帝国主义当时侵略的不是朝鲜,而是伊拉克墨西哥甚至是泰国,那么,毛主席不会决定打他,因为离得太远或稍远,没有胜利把握。如果美军海空军来朝鲜打一通,不派陆军,毛主席恐怕没有什么办法。如果是南北朝鲜内战,毛主席很可能只支持北朝鲜但不会打进来,因为那样事情就很小很简单,不足以影响毛主席的世界战略目标。可惜,或者说很好,非常好,是美帝国主义领头的联合国军主要是陆军来打一个与中国山水相连的朝鲜。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毛主席如是说。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苏联无产阶级文学家高尔基如是说。
“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住矣!”孟子说。
纪坡民同志说,朝鲜战争的爆发,是苏联斯大林参与决策的。斯大林最希望美国打这一仗。因为斯大林担心毛主席是东方的铁托、担心中国疏远苏联,于是设计让美国人帮苏联推一下中国,把毛主席中国完全推到苏联这边来,那样才是对苏联是最有利的。美国的这个角色,在斯大林眼中,是不可取代的——谁也发挥不了让中国不作铁托、把中国推向苏联这边的作用,只有美国可以。应该说,苏联的这个心意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看,是十分精明的。当然,从国际共产主义的角度还看不出其民族主义的成分。我但愿这个心思中没有苏联民族主义的成分。那么,也就是说,从某种心理上、精神上看,这场战争站在中国对立面的还有苏联,尽管它是中国的政治盟友。当然,在战争上,苏联还得坚定地支持中国的这场战争,至少在国际关系、战略层面它必须这样,不然,中国不会象斯大林所期望的那样向苏联靠拢。

斯大林在朝鲜问题上又纵横捭阖了一回,毛主席应当看得很清楚。
请你不要忘了,毛主席是千年一遇的东方的世界伟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才智眼光非常人可比。“夏虫不可语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一切以诬蔑、歪曲、贬低毛主席为目的的人,自然都无法理解他的胸怀抱负和思想意识,他们的言论也自然是不值一观。眼光稍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即便内心崇拜毛主席,也根本无法洞察伟人的胸怀,无法真正理解伟人决策的内在意图的涵义;大国沙文主义者、自私自利的帝国主义者、资本主义者只会歪曲伟人的决策;对毛主席怀着崇敬之情的书呆子理论家,如果不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不了解马列主义的世界革命思维,也无法体察毛主席伟大的战略谋划和世界目标,同样无法把毛主席抗美援朝的决策与其世界目标联系起来,只能在国家利益、地缘政治等狭隘民族主义的范围内绕圈子,言不及义。
那么,也就是说,发生在中国东北方向的朝鲜战争,其实是全世界反动力量对中国的一场考验——有的以黑脸出现,有的以白脸出现!自然是来势汹汹,声势浩大,极吓人的。就这阵势,就足以吓倒许多精明而不英明聪明而不高明的一流、二流的思想家、战略家、算计家。但是,毛主席是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超一流的。“小小寰球,几个苍蝇碰壁”,在他眼里,地球炸塌了,在宇宙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如果能被声势给吓着了,那他就不是毛主席了。如果让这点声势吓倒了,那5年、23年前他也就不敢和蒋介石打仗了,13年前他不敢和日本打仗,23年前,他也不敢带着800勇士上井岗。因为那时候,他所面临的形势要比抗美援朝险恶得多。
你可以说,由美国发动的这场朝鲜战争是对毛主席世界战略目标的一场生死考验。民族主义者最喜欢这种说法,以显得毛泽东决策抗美援朝战争是多么的伟大。当然,确实了不起,确实伟大。但是如果你转变一下思维,用居高临下、高屋建瓴的国际共产主义的眼光看——这个眼光更近毛主席的思维——也可以说,由苏联暗地推动的、美国自愿上钩的这场包括几乎全世界所有有点人模狗样的反动势力参加的、甚至日本也偷偷摸摸混进来的打着联合国旗号的侵略战争,也是全世界反动势力给中国人也是世界人的毛主席提供的一个实现其世界目标的绝佳机会呀!从毛主席的角度,难道不可以这么想吗?这样认识,我想更加突显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多么了不起。
这才是对毛主席的伟大的正确理解!愚以为。
既然实现全世界共产主义要消灭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等一切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思想的、意识的反动世界体系,那么,如何消灭?总得由全世界的反动势力主动给提供个战场或者由毛主席主动找个机会吧。当然,这个战场、这个机会、这张考卷,最好把这些坏东西都包括进来。只包括一部分不好,那就意味着你打一仗只能消灭这参与进来的一部分,那些没有参与的部分,你就消灭不了也影响不了,对不对?朝鲜战争是什么呢?是全世界所有最嚣张的、最反动的、最卑劣的、最强大的邪恶势力——帝国主义和几乎一切反动派纸老虎都参与进来了(可惜蒋介石先生没有来),甚至还打着联合国的花花旗号。世界上所谓最强大的美国,心怀鬼胎的苏联,二战的战胜国西方世界传统强国英国、法国,伊斯兰民族革命胜利的代表土耳其,不结盟运动的领袖印度,还有澳大利亚、加拿大,凡是有一点反动思维、错误思维或者被反动的错误思维蒙蔽的势力都在美帝国主义的裹挟下兴高采烈、盛气凌人、信心满满地来到毛主席面前手边,都想分一杯羹呀,谁不想占点便宜呢?这就等于把一个试卷放在毛主席和他的人民面前。呵呵,越多越好呀,多好的机会呀。最难能可贵的是,斯大林领导的苏联居然还隐藏在其中。还有比这更好的考场、更佳的机会、更理想的考卷吗?还有这么积极主动的考官吗?这个考场、机会是人家白给且送到眼前的呀!

你能想象一个信心满怀、一往无前的勇士面对一个蠢货对手和面对一个真正对手时的不同心情吗?前者肯定是失望;后者呢?怦然心动、跃跃欲试!我想毛主席就是这种心情。你理解了吗?
这不比淮海大战那个机会强一万倍吗?淮海大战时的对手就一个蒋介石,但他投入80万兵力。如果蒋介石小气一点,只投入20万,那么,老人家还有他的几位肱股战将刘伯承陈毅粟裕再厉害,也只能消灭它20万,消灭55万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得再打一仗才能消灭它55万。这下好,蒋介石很大方,一下子投入80万,所以,淮海大战才能消灭55万。
往往是这样,一个蠢货自以为了不起的大动作,在智者勇者看来,恰是白白送给对手的超级大礼包。朝鲜战争中美国率领的“联合国军”,在老人家眼里,就是这样一个绝佳的大礼包!由美国资本家集团亲自打好包,不远万里,越洋送到。好比现在的外卖!这是一场满汉全席外卖,但,不收钱。多好!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来吧,都来吧,该来的都要来。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多多益善。所以,当毛主席听到苏联并不打算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提供空中支援甚至是掩护时,他仍然决定打这一仗——他把朝鲜战争当作绝佳机会,而不是什么危险。为什么要错过机会呢?为什么要拒收大礼包呢?恐怕,隔壁的斯大林还在为自己心仪的这场战争窃喜呢——毛主席上当了,他充当了斯大林的战略拳头,苏联得了渔翁之利,呵呵。当然,洞穿斯大林这个小算盘的毛主席肯定在内心深处微笑,可能还有些可怜他。当然,也有感谢他,因为无论如何,苏联的战略支持至少在全局上有利于全世界共产主义的实现,也大大牵制美国的力量。

强作解人的解释:中朝鲜山水相连、朝鲜人民参加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美国占领朝鲜会威胁东北,等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所以,中国要参战,这是民族主义的经典解释。当然,可以作为毛主席决策的原因,也是毛主席对出兵朝鲜的解释,无疑与毛主席的思维也在同一方向。但是,这些是不是毛主席内心的真正想法呢?不一定,至少不够高不够远。毛主席可以用他的世界战略向战友们解释出兵朝鲜的原因吗?不能,因为他们特别是许多高层决策参与者是理解不了、接受不了毛泽东的世界战略的。或者虽然理解其世界战略,但是,对毛主席世界战略的支持不如对中国安全的支持那么强烈坚定——我不否认,老一代的革命家大部分是共产主义者,但相当部分不是。所以,毛主席只能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虽然是个层次较低的民族主义的解释,但更能说服他的战友,实效更好。
我相信,即使朝鲜人民没有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毛主席同样希望打这一仗。原因无它,因为面前的满汉全席太诱人了。当然,他会换个方法。
有人认为,美国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具备道义上的优势。狗屁,有没有道义,与打谁的旗号有关吗?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就正义了吗?要用马克思主义来判断一场战争是否正义,要看参与者的言行是否有利于历史发展,有利于人类的解放,有利于消灭剥削压迫,消灭帝国主义。美国的侵朝战争是反人类、反文明、反历史、反人民的反动战争,无论打什么旗号都改变不了这个性质。世界观决定一个人的思维,那些认为侵朝战争因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子就算有道义的人,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立场,反思一下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如此,究竟老人家决策出兵朝鲜,艰难还是容易?我觉得很容易,或者说根本不是问题,顺理成章。如果说这个决策难,那就只能说难在争取党内和社会的支持和理解上,是统一思想的问题,属战术或者说技术层面的问题,不难解决。

战争的结果,不光是战场上的胜利,而且还有以下战果:一是中苏间的领土主权争端大部解决,主要是东北、新疆问题,苏联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大力支持中国的经济建设;二是以后美国发动的针对中国的进攻,它就没有盟友了,比如越南战争;三是从心理上,全世界都知道一个强大的、说话算话的中国,都知道美国其实没有那么厉害,美国的制度文化也不见得就好,世界人民特别是无产阶级开始鄙视轻视甚至蔑视这个所谓的超级大国——仅仅8年,美国由二战积累起来的威望软实力,就被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中国人民打得粉碎,而社会主义的自信心、被压迫民族独立自主的信心鼓舞起来。第一个战果只是战争胜利的附属品,并不是毛主席决策抗美援朝战争的着眼点,后二者绝对是,因为它直接为毛泽东而后提出的三个世界战略完成了第一步骤,准备了条件。
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能从国家主义或者说民族主义的层面解释抗美援朝战争决策?难道国家主义或者说民族主义不好吗?不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相较于蒋介石式的投降主义、汪精卫式的走狗主义当然强一万倍。但是,即便是爱国主义,也有千万条道路方法。汪精卫的“曲线救国”何尝不是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蒋介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抗战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抗战”何尝不是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所以说,在所谓的爱国主义旗帜之下,各种沉渣污垢都可以藏身。再说,除了蒋汪式爱国之外,还有各种南辕北辙、缘木求鱼、刻舟求剑、守株待兔、拔苗助长、与虎谋皮式的爱国。我们为什么对打着爱国主义旗帜的人那么倾心呢?我坚决支持所有爱国的言行,我也甘愿为国家民族大义而牺牲自我。但我对民族主义有保留,因为民族主义易眼光狭隘,常常不能超越所谓民族利益的一叶障目,分不清敌人,分不清主次,分不清轻重缓急,容易胡子眉毛一把抓,犯战略错误,不但达不到维和国家利益的目的,反而会损害国家利益。

那么,是不是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战略眼光会伤害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眼中的国家利益呢?不会。恰好相反,虽然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并不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挂在嘴上,但却能最好地最大地维护国家利益。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眼光鸿大,可以从长远、全局的角度认识主要矛盾、主要威胁并采取积极行动,将斗争的矛头准确地指帝国主义世界体系,而民族主义却没有这种眼光。因此,从长远、全局的角度看,是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最能保护中国的利益。相反,狭隘的民族主义虽然口头上维护中国利益,实际上却常常不能作出正确的战略决策,误判敌友,疏远朋友,亲近敌人,南辕北辙,会损害中国的长远、全局利益。按照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眼光,美帝国主义当然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敌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这样的混帐理论。民族主义者即使不赞成“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但是,自顾自地搞建设,置第三世界穷朋友于不顾的事,民族主义者是会做的,因为他没有国际眼光,急功近利,看不到谁是团结的对象,什么是斗争的对象,最终会丧失盟友,陷于孤立,削弱自己的力量,所谓的国家利益也保不住,比如著名学者何新就属这一类人。
当上世纪50、60年代毛主席开创第三世界战略时,谁能想到今天习近平主席访问非洲并取得支持?不要忘了,至今还有许多人指责毛主席的第三世界战略是“凯子”外交呢,如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李绍先副院长;还有民族主义者指责毛主席的抗美援朝战争影响了中国统一台湾、经济建设呢;更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因为中国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影响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埋怨甚至怨恨并攻击甚至诬蔑诅咒共产党、毛主席和他领导下的人民,为抗美援朝战争悔恨不已,恨不得能把这场伟大的战争抹黑再从中国人民的记忆中擦净!
——民族主义的头脑永远想不明白老人家的抗美援朝战争决策问题。
 

二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
印度是第三世界重要国家,所谓“不结盟”运动的领袖。按照毛泽东的第三世界战略思维,印度是不该打的,是团结的对象。但是,当印度依仗美国苏联的支持,对中国边境的侵略行径严重有害于第三世界战略时,毛主席果断出手打了一下:因为印度将美苏作为靠山,中国的反侵略行动就具备了反帝国主义,特别是反美帝的性质,也兼备了反苏联大国沙文主义即狭隘民族主义的性质,打印度实质上有隔山打牛的性质。这个隔山的牛,就是美国的帝国主义和苏联的狭隘民族主义。印度的狭隘民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残余是可以不打的,或以用其他方法解决。也就是说:之所以决策打中印边境反击作战,从毛泽东的国际战略角度看,是因为在美苏的怂恿支持下,印度的行径阻碍了世界人民的进一步的团结,印度居然继承英殖民主义衣钵,让中国接受英帝国主义私自划下的边界。美苏的支持,才是招致这场战争的根本因素。

正是因为依仗美苏的怂恿支持,印度居然得寸进尺,推行“前进”政策,企图靠武力强迫中国接受其领土要求,这就开了第三世界之间以武力解决边境问题的先例。如果不对印度的此举以适当反击,那么,印度的这种行为会被第三世界视为一种惯例,让这种惯例通行于世,是不利于未来第三世界国家发展和平友好团结的。也就是说,印度的行径不仅破坏了中国领土主权,更是严重破坏了第三世界应该遵守的与帝国主义体系完全不同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破坏了毛主席的第三世界战略,破坏了谋划中的第三世界的团结,破坏了毛主席为打破帝国主义世界体系而进行的大规划。无论毛泽东、周恩来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解,尼赫鲁偏要一意孤行——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看不到自已的根本利益的一个代表人物,甚至如毛泽东周恩来这样的大政治家都劝不住尼赫鲁先生去做一件害人害已却让敌人得利的事——这一仗就非打不可了,其目的有三:一是打掉印度身上不应该有的殖民主义思维和不该有的以美苏霸权为靠山的思维,至少要让世界看到,这种思维是达不到目标的;二是表明中国坚决反对以武力解决第三世界国家间边境问题的立场,使这种做法彻底非法化,为今后第三世界解决边境领土等内部纠纷问题再树一个榜样;三是彻底撕下印度“不结盟运动”领袖的假面具,使这个潜在的霸权主义者现形。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也赞成这一仗,其实对于毛泽东的重大决策,民族主义者基本是极力赞成的。但是,如果让狭隘民族主义者决策,这一仗应该在1959年8月打,因为这个月发生了郎久事件,中印边界问题正式提上日程:达赖喇嘛出逃,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追到边境,印军在边境向中国军队开枪。但是,这时正是东南沿海战事紧张之际,民族主义者又会两面为难。
狭隘民族主义者不知道,这场战争的重点目标在于打破印度残存的那种奇怪的殖民主义思维,在于打破以武力解决边境问题的企图,在于打破领先帝国主义力量称霸世界的企图,那怕这个企图只露一个小尖尖。我们反对以武力解决边境问题,一方面要反对别国以武力解决边境问题的行径,另一方面,我们同样不能诉诸武力解决边境问题,否则就是虚伪,就破坏了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破坏了毛主席谋划中的第三世界战略,影响了彻底打败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世界目标。即使我军打到印度平原,我们也不打算占领印度的领土,也不打算以此作为要挟印度接受城下之盟的条件——即使在帝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看来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民族主义者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帝国主义者的帮凶,印度如此,中国许多人也是如此)。所以,当给尼赫鲁的印军摧枯拉朽的严厉惩罚以后,中国军队出人意料地按中央命令,主动后撤,并把印度俘虏、缴获的装备原封不动归还,不提任何附加条件。当印度还在争取美军的支援和介入时,这战场战争已经嘎然而止。这场战争开始得令印度措手不及,那么,结束更出乎印度意料,出乎所有国家、所有人的意料。

民族主义者只看到这场战争对保卫领土的作用,却看不到其国际影响,看不到其对未来第三世界集团形成的战略意义,所以有些人会理直气壮地指责为什么打到喜玛拉雅山下了,却要放弃领土,收兵退兵。何谓国际影响,所谓国际影响,就是我们要在国际上树立什么样的形象,塑造什么样国际意识,形成什么样的国际认识和规则,以便于第三世界战略的推进。毛主席关于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就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点。
民族主义者有其可爱的一面,也有其另人讨厌的荒唐一面。当着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民族主义是伟大的,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会为国家、民族献身;当面对更高的战略问题时,民族主义又是狭隘的、经常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
 

三  掌控中美关系
改变中美关系状态,是毛泽东在中苏关系严重恶化、中国的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的情况下作出的,也是在美国面临苏联的全面战略攻势的情况下作出的,更是在美国全面敌视中国的情况下作出的。理解毛泽东处理此一时期中美关系的思考,必须把握毛主席的独立自主这一战略原则,而实现这个原则,必须把握反美反帝、联美制苏、联苏制美、巩固第三世界团结四个关键点(四位一体),损害任何一个关键点,就意味着重大失策。
民族主义者也希望中国安全和发展,但是,他们只能看到中美关系改变对缓冲苏联威胁的积极作用,却看不到这种改变必然导致对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的极大损害甚至是彻底破坏。在处理中美关系时,狭隘民族主义者会顾此失彼,认识不到第三世界才是中国国际战略的根基,把握不了中美关系发展不但不能损害中国和第三世界的团结这个底线,反而还必须加强这个团结。狭隘民族主义者能看到苏联的威胁,却根本看不到中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帝,最大的支持来自第三世界,看不到中苏关系改变同样的反制美帝的一个重要策略。改变中美关系,仅是缓冲苏联威胁的一种权宜,团结巩固第三世界才是中国最根本的战略底线。有些民族主义者会有病乱投医,虽然看到第三世界是中国战略的基本盘,但是,因为应对苏联的战略威胁,会因小失大、饮鸩止渴,放弃第三世界,丧失原则地发展中美关系。现在中国对美关系的失败,其根源即在此。
改变中美关系的最大难题并不在于让美国政要访华,这个并不难,当时美国已是焦头烂额,面临极大战略困境。正如毛泽东所说,即使尼克松不来,砖克松、土克松也得来。对于现实主义的美国,让其回头松动对华敌对关系并不难,尽管此前中美关系极为仇视。
请特别注意:中国达到联美制苏的目的,只要美国松动对华关系即可,并不需要美国对中国多么友好,实际上美国对中国也不可能多么友好,中美同样是根本敌手,而且是最大的敌手,所以,美国对中国的表面上的支持,更加必须排除。对中国来说,不但不需要美国在姿态上过于亲近中国,而且必须将美中关系限制在一定距离之外,只有当第三世界的团结和中国为第三世界的团结做出的努力使中美关系变化为第三世界接受时,毛泽东才会改变一点中美关系,而且,独立自主的原则一丝都不能损害。
从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的对美战略,无所谓中美关系缓和或者中美接近,只是中国对美斗争方式的改变。
那么,对中国来说,改变中美关系的最大难题是什么呢?
答曰:在于中美关系的改变绝不可危害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绝不可危害中国和第三世界的团结,绝不可被第三世界国家误会,而且还必须有利于第三世界的团结。因为第三世界战略和中美关系改变似乎是一个铜钱的两个面,只能要一面,不能两面兼得。既然坚持第三世界战略,就不能对美帝有任何“屈服”,既然改变对美关系,就不能不放弃第三世界。而毛泽东要的是两面兼得、连楞也不能丢!这就存在一个对中美关系微妙关节的把握问题,存在一个防范美国、苏联及一些国家对中国改变中美关系的歪曲和避免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误解问题,存在一个把对美关系改变变成一场全世界对美斗争取得重大胜利的问题。所以,对美国表现出的过度殷勤,毛泽东十分警觉,也拒之千里。因为美国的这个殷勤实际上包藏着瓦解第三世界团结的祸心。

请记住:中美关系的改变,是共产党毛主席和第三世界对美斗争的一场重大胜利,是斗争方式的改变,意味着中美斗争发展为新的阶段,而绝非狗屁不通的什么外交佳话、走向开放,更不是什么现实主义、明智,什么赞同资本主义道路。
能处理好这个外交难题的政治家,恐怕全世界除毛泽东周恩来,再也找不到第三个人了。甚至理解这种思路的人也不会太多。
也就是说,定位中美关系,既要达到联美制苏的战略目标,不但不能危害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还必须有利于加强第三世界战略、加强第三世界的团结,更要让美在反华的根本问题上作出根本让步——彻底改变其反华立场是不可能的,但只须在根本问题上让步即可。毛泽东改变中美关系的所有考虑都必须在这个框架之内。按照这个框架解释毛泽东在中美一系列事件中的特殊言行,就容易理解了。

如何写公报,这是中美谈判的重大问题,也是斗争的焦点、重点,是决定这场斗争胜负的关节点,一著不慎,满盘皆输。中美联合公报是份非常特别的公报,严重不符合所谓的国际惯例,超出常人的想象,是毛泽东外交斗争艺术出神入化的一种体现,是充分自信和对世界形势及发展走向和美国战略心理的准备把握的结果。这个公报居然写上了中美之间的所有重大分歧,这在国际公报中是罕见的,美国是不同意这样写的,中国坚决要这样写,为什么?美国方面要求把公报写得天花乱坠,表现美中亲近,其目的在于联华制苏的同时,暗暗地瓦解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这至少是其根本目标之一,虽然心照不宣,因为即便苏联的攻势被遏制,如果中国取代苏联对美发动全救攻势,美国也同样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必须瓦解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进而动摇中国国际战略的根本,第三世界战略瓦解了,中国这个战略对手也就完全失败了,这个成果的意义甚至超过联华制苏目的的达成;中国反对传统写法,坚持把中美的重大分歧甚至对立写在公报中,在于希望苏联看到中美关系的改变以达成联美制苏目的的同时,又让第三世界看到,中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时,仍然坚持第三世界战略思维,坚持反帝反霸,进一步巩固第三世界的团结,并非与美国勾结,同时,也留下了中苏关系重新和解的门径。换言之,中国并不会因联美制苏、改变中美关系而同时改变对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的坚决支持,相反只会加强这个支持。联合公报写上中美间的重大分歧并拒不建立外交关系,这就在达到改变中美关系、联美制苏的同时,不但没有损害第三世界的团结,反而成为中国反帝反霸斗争的一场重大的战略性的胜利——头脑稍不清醒,这个胜利就会变成惨败。要知道,美国总统访华一则要联华制苏,二则是为了瓦解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让中国成为美国的小兄弟,纳入美国的世界战略伙伴体系之中。中美联合公报的特殊写法表明,毛泽东没有上美国的当:联华制苏可以,在台湾问题上让步必须,但是,破坏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关系,绝对不行;中国是独立自主的,是世界一极而不是美国世界战略中的小伙伴。毛主席不但没有上美国的当,而且他把中美关系的改变,演变成中国和第三世界对美斗争的一个重大胜利,反倒让主动上门的美国哑吧吃黄连。如是说联合制苏是中美间的共同点,是明争,很容易达到;那么,中国把尼克松访华变成中国反帝反殖斗争的一场胜利,美国则把美中关系的改变当作瓦解中国第三世界战略的契机,则是中美之间心照不宣的暗斗!这场明争,中美联合制苏是共同的目的,双方是都赢了,全世界都明白。暗斗呢?美国没有达到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关系的目的,没有使中国放弃对第三世界的支持。相反,美国的屈服,大大加强了全世界第三世界的团结,振奋了第三世界的士气。这个战略损失的苦果,是尼克松无法想象但却也不得不吞下的。
这场胜利的本质是把二十年的斗争的果实,结结实实地拿到手。如果一不小心,这个果实不但拿不到手,而且还会迅速转变为失败!
这场明争暗斗的每个战略利益,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小算计,这是两个大国、两种重大的对立的战略之间的一次没有硝烟的激烈交锋!胜负都在鲜花掌声之中,都在秀才们的笔下,但其惊心动魄、气势磅礴不让抗美援朝战争!其战略影响不啻抗援朝战争!
美国是不是输了很多呢?也不是。首先,联华制苏的战略目的达到了。其次,在台湾问题上让步,在毛主席的斗争之下,必须让步,它只不过放弃了在共产党毛主席面前它根本得不到的东西。而且,台湾问题按照毛泽东所谓,是套在美帝脖子上的绞索,这下,美国解套了。至于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关系,那本身属于并不高明的阴谋(许多中国外国的研究者根本看不到这个重大的阴谋的存在,有些人主要是美国的战略研究家即使看到也不愿提出来,中国人看到这个细微的但却是极其重大的隐蔽的阴谋的人,极少),当然要被毛主席洞察,实现不了。
不过,毛泽东并没有挑明美国的这个小伎俩,只在联合公报中写明中美两国的重大分歧,就不露声色地击败了美国的这个并非微不足道的小花样。美国也没有指明破坏中国的第三世界战略。高手过招,点到为止,挑明了,反倒没有意义。一场无形的重大胜利和重大失败,就这样被默默地掩没了。

民族主义者和亲美者,都会欢呼。来自苏联的战略威胁被中美关系缓冲掉了。但是,民族主义者由于视野的局限,看不到第三世界才是中国的战略根本,所以意识不到,在这场斗争中,毛泽东拒绝美国的过于亲近、强调中美重大分歧的用意;意识不到,中美关系不能损害第三世界团结这个底线根基。亲美势力则认为中国终于榜上了一个大款,认为中国的安全是美国给的,糊涂的民族主义者甚至也会因此感激美国。何其愚蠢!
不久,美国又一次试探中国在美国和第三世界之间的战略选择,它加强对越老柬三国的入侵,遭到中国的坚决反对。不久,美国撤离印支半岛。侵越战争是完全失败告终,中国取得彻底的胜利。再不久,巴格达条约、马尼拉条约组织也解散。
整个中美关系的发展,毛主席一直是游刃有余的清醒且稳重的主动者、控局者,根植于世界人民支持的独立自主的思考者、决策者,玩世界政治于掌股之间。不根植于世界人民,便没有力量的源泉。帝国主义者献殷勤没用,拍马屁没用,恐吓、威胁也没用。该要的一分不能少,不该要的多一分也不要,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四  结  论
有人说,综合实力增长是斗争胜利的基础,诚哉斯言,但唯综合国力论,是完全错误的,是机械唯物主义观点。
更需要指出的是,没有正确的战略规则和清醒的战略头脑,即便国家实力壮大了,也不一定能在国际斗争中取得胜利。美国政客在与毛主席斗争中的屡战屡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是说美国政客没有战略规划,而是说,帝国主义的战略规划,因为其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本质,必然是愚蠢的、反动的、欺骗性的。但是,也得看到,美国垄断资本家集团及其谋士具有不服输的精神,它们一直没有放弃奴役世界的野心,一直没有放弃阴谋斗争,一直在调整斗争策略。相反,我们中国的肉食者却目光短浅、心胸狭隘,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敌人,更不知道这个敌人就是以美国垄断资本家集团为代表、以侵略剥削愚弄奴役为特点的帝国主义世界体系,反而完全放弃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放弃了毛泽东思想的三个世界战略思想,完全采用美国的捏造的骗人理论,“与国际接轨”,鼓吹一体化、全球化、加入世贸,接受所谓国际规则!处处掉到帝国主义设定的陷阱里,害了第三世界,也害了中国人民,不可思议。
毛主席的最高政治贡献,也并不是建立新中国,也不是取得对美帝苏修的伟大胜利,而是建立了第三世界政治经济集团!新中国建立、反帝反修,只是取得第三世界政治经济集团建立的必要途径,并最大限度地团结了包括美国日本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推动全世界人民的解放。
毛泽东思想的国际战略思想绝不是中国的世界战略指导思想,而是毛主席作为一个不世出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战略家,站在第三世界立场上对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发展的一种全面长远的革命斗争规划。因为有这个规划,则中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便有了一席之地并立于不败之地,抛弃这个规划,则中国便步步陷于被动,丧失朋友,增加敌人。有了这个规划,便有可能化敌为友,没有这个规划,则必然导致化友为敌。中国当前的外交被动以及可预见的未来的继续被动,完全在于我们实际上根本没有一个全面的面向世界的战略规划,更缺乏制作这个伟大规划的指导思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